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李扁的网易博客——性是智慧门

——与性有关,那些微弱的道理

 
 
 

日志

 
 
关于我
李扁  

我叫李扁。合该倒霉,那年念了书,毕了业,混了一个编辑做。鉴于多年受党教育,大公无私的情怀一直都是那么激烈,所以在被李编李编的叫来叫去之后,决定把编的绞丝除掉,叫个李扁算了。没想到效果就有那样的好,有个姓王的,愣是请我吃了一顿饭,商量把这个字让给他,结果我没有让。后来,过了两年,陈水扁同学出来了,也是一个扁字,根本上就没有请我吃饭,也没有同我商量,自己就叫了。这些年,我是一直都被他抢了风头。木得法子。

网易考拉推荐

中国人的劣根性,劣就劣在根和性上  

2009-08-17 15:08:10|  分类: 李扁性学评论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中国人应该有最好的性

 

中国人应该有世界上最好的性,但是我们没有。我们要用许多作业,来消耗青春少女的力必多,我们用无用的知识、用记问之学,来转移他们的注意力。使他们尽量不要想到性。虽然国家的法律要求学校教,可是我们的学校就是不教。虽然开国的总理要求把这方面的知识告诉孩子,可是我们新中国六十周岁的时候,我们仍然不敢、不能、不会这个教育。

 

性是智慧之门吗?我们堵截了这个智慧之门。我们任凭自己精神分裂、人格分裂,极力向父母、子女、所有人回避这件事。在人前,我们极力把自己打扮成无欲者;在人后,我们无所不用其极地表达饥渴。

 

这就是中国人的智慧吗?这就是这个民族的性文化吗?这就是中国人的性格吗?——这样的“性”,能支持怎样的“格”?

 

我们可以为女儿准备好点心、牛奶等营养品,为她的物质营养而无微不至,但是女儿看艳照门照片的时候有疑惑了,女儿看到妈妈的脸发红的时候,女儿躲在被窝里看爱情小说的时候,我们给不出任何营养,不能为她解惑。

 

这个民族,对于感情束手无策,对于青少年的情感需求束手无策,对于青春期的生命冲动束手无策,所以整个民族的情感发育出现障碍,每个人身上都有病灶、都有症状。我们的教育,是违反人伦的教育。不光父母在回避,整个民族的上一代和下一代之间,都在回避。我们的性文明,没有代际传承。每一代都重新来过,都从洪荒万古当中开天辟地,重新启蒙,自我教育,从头摸索。“天不生仲尼,万古如长夜”。我们的性教育宗师在哪里?仲尼在哪里?没有这个宗师,我们的性文明,能避免万古长夜,黑暗凄清吗?

 

所以者,我们的青春时光,全都是不堪的,全都是痛苦扭曲的。我们只要进入青春期,就再也不会有灿烂纯真的笑,再也不会有纯净无忧的快乐。总有默默的忧伤,深深的迷茫。一生的快乐,就在这个时期失落了。青春期就是失乐园。

 

“女儿不知从哪弄到艳照门的照片,照片上的女人头发散乱,目光迷离,神态颓废。她指着其中一张问我,她的脸怎么这么红?我们班男生说她吃了药,我没敢问吃什么药,吃了药脸就会红吗?为什么要吃脸红的药?”“看着她单纯清澈的眼睛,我不敢跟她说真话,只告诉她,可能她发烧了吧,发烧时脸会红,脸红了就要吃药啊。”中国的母亲都在这样糊弄女儿。整个民族的母亲都在这样告诉女儿。这个经验,又被援引到政治、经济、社会的各个方面。中国人的劣根性,劣就劣在这个根上,劣在这个性上。

 

不敢说真话,是这个民族的病。这个病,最初就是起源于对于性的隐讳,就是起源于父母对儿女的敷衍、扯淡、欺骗。一切病都是这个病的并发病和后遗症。这个病无可救药,除非这个民族变不敢说真话为敢说真话。除此别无良策。我们就是因为太聪明了,总能找到折中和变通的办法,结果聪明反被聪明误。聪明固然聪明,但我们失去了“真”。

 

正是在这个意义上,我认为,从头做性教育,是改选中华民族国民性的根本点和出发点。正是在这个意义上,我矢志推动中国学校的性教育。正是在这个意义上,我倡导并发起青艾工程(中国青少年艾滋病防治教育工程),借艾滋之势,行性教育之实。

 

中国为什么不能有世界上最好的性?五千年辉煌灿烂的华夏文明,关于性的一章都是这么愚昧、这么隐讳、这么低能吗?据说,程朱理学以前远非如此。五千年前,至少有四年二百年是光明磊落、自由奔放的。我们有《素女经》,有《天地阴阳交欢大乐赋》,有《游仙窟》《神女传》。儒家圣人的论断坦坦荡荡,理直气壮:“食色性也”,“饮食男女,人之大欲存焉”,“王如好色,与百姓同之!”

 

美国针对孩子的性教育,是从5岁到18岁,120到150课时,包括科学知识、价值观念、关系能力和社交技巧,以及责任意识,共四个层次的教育;新西兰、荷兰等立法规定性行为的合法年龄是12周岁;各国都把性及生殖教育提升到国家发展战略的层面加以重视,而我们一直在遮遮掩掩。我的意见,如果中国不以计划生育的力度推动全民性教育,仅仅发一些文件,只怕于事无补。

 

家长能怎么做?一个家长只有买书看;三个家长就可以另想办法了:分别向学校提出要求、建议,举办一次家长课堂,邀请性健康教育的名家,到学校来做一次讲座。让全年级的父母都参加。各省市都有这样的专家,比如四川省性社会学和性教育研究中心主任胡珍教授,比如北京市中小学心理咨询中心主任温方老师,比如《藏在书包里的玫瑰》的作者张引墨女士。一场讲座,成本不高,付给专家也就三五千块钱,听讲的家长可以是一千五两千。这难道不是一个很便捷的好办法吗?

 

字数:1,773  时间:2009-7-30下午17:40

  评论这张
 
阅读(1208)| 评论(4)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