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李扁的网易博客——性是智慧门

——与性有关,那些微弱的道理

 
 
 

日志

 
 
关于我
李扁  

我叫李扁。合该倒霉,那年念了书,毕了业,混了一个编辑做。鉴于多年受党教育,大公无私的情怀一直都是那么激烈,所以在被李编李编的叫来叫去之后,决定把编的绞丝除掉,叫个李扁算了。没想到效果就有那样的好,有个姓王的,愣是请我吃了一顿饭,商量把这个字让给他,结果我没有让。后来,过了两年,陈水扁同学出来了,也是一个扁字,根本上就没有请我吃饭,也没有同我商量,自己就叫了。这些年,我是一直都被他抢了风头。木得法子。

网易考拉推荐

广西人民力量大,敢把学校搬回家  

2009-02-19 12:50:03|  分类: 青艾工程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广西人民力量大,敢把学校搬回家

李扁

2009-2-18

 

广西人民力量大,敢把学校搬回家 - 李扁 - 性是智慧门

学校墙裂缝大,家长上房揭瓦

1
吃人的嘴短,拿人的手软。此话不假。春节之前,有一位王兄自广西带来一箱上好的荔枝干,送给我们办公室张主任的。我呢,喜欢吃甜的,所以很不见外的抓了好多回,坐在办公桌旁,剥剥壳吃了。前前后后吃了好多天,一直到箱子见了底。什么样的箱子?像电脑机箱那么大一个箱子。先吃那个圆的,没有压碎的,后来就吃压瘪了的。最后把箱子扔掉了,我是意犹未尽。它那个味道确实很正。谁知道竟然吃出事来。

 

前天,王兄又到办公室来,等罗老师。罗老师是谁?后文有交待。罗老师家里有事,说是中午一点半到,结果耽误了,到下午四点五十才到。这位王兄呢,是九点就到办公室了。罗老师跟我一个房间,所以王兄一直坐在我房间的沙发上。
 
王兄是男的,我也是男的。但是男的在一起,呆的久了,也会生出事来。什么事?既然王兄在我这里坐着,我就很客气地问他,你那个是怎么回事?进展如何了?如此等等。也许是等的急了,王兄一古脑的说了。

 

广西人民力量大,敢把学校搬回家 - 李扁 - 性是智慧门

男女家长齐上房,揭瓦之后再拆墙

 

2
他是要弄点钱,把一所学校盖起来。什么学校?广西桂平市麻硐镇杨村小学的一个学校。去年秋天,地震过后,家长和学校几方面,鉴于汶川地震学校房倒屋塌、死伤孩子的情况,把学校拆了。为什么拆了?因为一部分校舍是1946年盖的,到2008年,已经62年了,老了。比共和国还老。所以裂了缝,看起来还是很吓人的。天天要倒的样子。一刮风一下雨就得放学。鉴于这些情况,有路子的家长,就把孩子弄到别的学校念去了。380多个学生,弄走了130个,还剩了250个。走了三分之一的样子。

 

与其天天提心吊胆,还不如拆了踏实。所以当地学校和村民就把学校给拆了。拆了以后怎么办?学生在哪里上课?当地村民想出好办法来:搬到村民家里去。这倒也是个好办法。以前办私塾不就是在家里么?

 

拆了以后还得盖不是?村里面也是很重视。百年大计,教育为本嘛。村里召开好几次群众大会,2300多人,达成了共识。形成了一个宏伟的决定:在原址建一个三层、九间的钢筋混凝土教学楼。既要有教室,又要有电脑室、仪器室。这个计划很激动人心,村里老的少的都很兴奋,大家一共捐资五万多块,准备盖楼。

但是五万块好像不够。经过反复测算,整个预算下来大概要七十万。
 
到哪里去弄这个钱?学校拆了,学生总不能天天到农民家里上课吧?迟早要盖的嘛。谁该出这个钱?当然,先找政府。找哪级政府?先找村里。大家一起去。村长吃不消,过年都不敢长在家呆,跑了。那就找镇里。镇里说,财政极其困难,确实拿不出。过年也没敢在家过。那就找县里。但是县里据说也没钱。这个县呢,是国家级贫困县。穷惯了的(至于县委书记是不是带了几万块钱的表就不知道了,前段时间网上展示县委书记们的表,都是几万块、几十万的价钱)。当年,洪秀全在金田村起义的。金田村就在桂平市(县级市)。这个金田村,属于桂平市金田镇,与麻硐镇中间隔了几十里,中间还有两个镇子,桂平市也在它们中间。

 

 

广西人民力量大,敢把学校搬回家 - 李扁 - 性是智慧门

原有教室好亲切,正中像是主席像?

3
是不是再往上找?那是当然。一级级找太麻烦,最好是一竿子捅到底,“上达天听”。恰好他们认识一位能人,那就是王猛王兄了。王兄拿到一撂子照片、报告,找到中央,找到扶贫办,找到国务院西部开发办,都是找的王兄的熟人。问题在哪里呢?70万,这个钱太小。怎么立项?怎么批?这就好比到乡里立个项,要七块钱,怎么走手续?不好弄。但是又不同于要七块钱,七块钱个人都能出,七十万个人拿不出来。所以不是不帮忙,这个忙没法帮。
 
整来整去,不知谁把王兄介绍到咱们这里来了。王兄一看,靠谱,就是你们了——青艾工程办公室嘛。是中华慈善总会、中国教育学会合办的嘛。慈善,有钱;教育,恰好是学校。对路子,所以王兄很高兴。不但是送了一箱荔枝,还请罗老师和我在楼下的大碗菜吃了两顿饭。一顿都是好几十块。
 
谁知道,我们这个办公室,是青艾工程和1+1心联行动的专项办公室,有一点善款,比如说,1+1心联行动,它有四百多万到账的善款,但是这个钱,专款专用,它没法拨出七十万给麻硐镇盖小学。那怎么办?直接找中慈领导去要这个钱?不好开这个口,开了口只怕也很难成功:因为这样的情况不在少数,你是项目办公室,自己有能力就给人帮这个忙,没有这个能力,专把责任往上推,显然不合适。

 

广西人民力量大,敢把学校搬回家 - 李扁 - 性是智慧门

六十二年老学堂,终于拆个精光

 

广西人民力量大,敢把学校搬回家 - 李扁 - 性是智慧门

帆布搭起教室,倒也豁然敞亮

4
所以这个事把张主任急坏了。因为她刚接这个事的时候,委托给了罗老师。罗老师呢,路子广,是顾问,很帮忙。写信,打电话,也是努力了好半天,结果呢,不行。中间呢,有好几次好像很有希望,到了前天下午罗老师来的时候,正式宣布不行了。张主任呢,也亲自打了一大圈电话,结果是,想立即拿出钱来做这个学校,不可能。王兄催得还挺急。一周以内,行不行?我打电话,那边马上派人上来接你们下去考察。但是这个不是考察的事啊。考察又有什么用?
 
于是我就有些愧疚。中间也有一搭没一搭的关注过这个事,但是因为是张主任委托罗老师干的,就没有过多参与。但是吃人的嘴短,虽然毫无办法,还是应该有所表示。怎么办呢?写个博文吧。于是写了这一篇博文。让办公室里武江同学把王猛兄的照片扫描了,我裁出来,装在文章里头。题目起了好几个,极尽“标题党”之能事。我说了一个给罗老师听:“‘广西人民力量大,敢把学校搬回家’,你看怎么样?”罗老师说,好极了,贼棒!
 
又打个电话给王猛兄,问他,发,还是不发?他说,发是可以。关键是我没时间了,来不急了。雨季马上开始了。那边全指望我了。我来不及了。信誉快破产了快。我说这是两码事。咱们得两条腿走路。我只问你,让不让发?他说,发吧,没事。我又说,现在是娱乐时代,不能以悲情的方式写,所以我以我的、轻松的、黑色幽默的方式写。发不发?他说,发吧。我又给他支了两招,要想很快拿钱,最终还是要动用他自己的关系。如此这般。这个先不说了。

 

广西人民力量大,敢把学校搬回家 - 李扁 - 性是智慧门

换到“私塾”上课,娃娃们为啥不乐?

 

广西人民力量大,敢把学校搬回家 - 李扁 - 性是智慧门

这个“私塾”学堂,还会延续多久?

 

广西人民力量大,敢把学校搬回家 - 李扁 - 性是智慧门

 

5
关于标题,这几个我觉得也不错:学校已倒无钱重建,村长不敢在家过年;全球经济危机,广西小学倒塌;国学重新繁荣,广西再现“私塾”;还有更耸人听闻的:采访洪秀全,新年新希望——希望在金田村及麻硐镇建几所希望小学。
 
关于结果,端赖各位网友。让谁掏这个钱,帮他们建一个?最核心的问题,是信息的有效传递。其实就是人肉搜索——大海捞针,找到那个能出钱的人或者单位。把这个信息传递给谁呢?真要靠大家的智慧。如果真成了的话,我看可以在新学校的某个地方弄个碑,简要叙述一下事件经过。最终起到作用的那个环节,总是要突出出来。张三把这个消息传给了李四,李四出了这笔钱。这个得刻上去。我,是不是也要刻上去?如果真的成了,也不是不可以。不刻当然也合理——我吃人家荔枝在先,况且又吃了两顿饭。又跟慈善会、教育会相关,真是有些惭愧。
 
字数:
2,722

  评论这张
 
阅读(456)|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