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李扁的网易博客——性是智慧门

——与性有关,那些微弱的道理

 
 
 

日志

 
 
关于我
李扁  

我叫李扁。合该倒霉,那年念了书,毕了业,混了一个编辑做。鉴于多年受党教育,大公无私的情怀一直都是那么激烈,所以在被李编李编的叫来叫去之后,决定把编的绞丝除掉,叫个李扁算了。没想到效果就有那样的好,有个姓王的,愣是请我吃了一顿饭,商量把这个字让给他,结果我没有让。后来,过了两年,陈水扁同学出来了,也是一个扁字,根本上就没有请我吃饭,也没有同我商量,自己就叫了。这些年,我是一直都被他抢了风头。木得法子。

网易考拉推荐

艾滋女孩,喜得贵子  

2008-08-29 19:23:44|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有爱越千山,人性放大光

——一位艾滋女孩嫁人生子故事

 

李扁

2008-8-29

 

昨天,我的昨天过得太丰富了。

 

上午做什么忘了。下午开始就很精彩了。三点出发,去东单的东方广场,四点到高盖茨律师事务所拜访。高盖茨,就是比尔·盖茨的爹。四点到的。大概聊到六半点。了解到怎么样向国外基金会申请钱。谈了些原则和细节。颇有启发。

 

一、艾滋女孩喜得贵子

 

回来的路上,在地铁里,翻看手机通讯录。看到一个叫李越(化名)的名字,是一位云南姑娘,是艾滋感染者。想起来好久没有跟她联系,不知道人还在不在,于是发个短信过去:最近可好?李扁。不想立即回来一个短信:谢谢李大哥关心,还好,我生了一个可爱的宝宝。我很惊奇。短信问她:严重恭喜。你是怎么做到的?她回:是我遇到了一个好老公,对了,李大哥怎么突然想起给我发信息拉?我如是交待说,有地铁看手机通讯录,看到你,发个短信问候下。她回:谢谢,能收到你的问候很高兴。我问:你老公何许人也?何以故?意思是怎么跟你结的婚,还生了宝宝?她回:我老公还是XX干部,去年辞职下海了,知道我的病后主动要求和我结婚,现在还在创业初期,虽然没什么钱,但他很疼我。我回信赞曰:有爱越千山,人性放大光。她回:是的,李大哥有时间来XX玩啊。

 

这个李越姑娘,大概是两年前认识的,06年?我记不太清楚。没有见过面。只是在网上聊一聊。因为她知道我是做艾滋病防治工作,所以跟我聊了聊。大概是这个起因,具体我确实忘了。后来因为信任,她把电话也给了我。于是偶尔发个短信,比如过年的时候。每次发,她都很热情地回复。我说,如果她到北京来,我要给她一个亲密的拥抱。

 

她的情况,我记得好像是这样的:第一个男友,已经离开她;第二个男友,已经结婚两年。但第一个男友被查出有艾滋,所以她也被要求做检查。检查出来果然有。于是查她老公。老公没有。没有是幸事。这位老公立即跟她分了手。她的工作也被辞掉了。又不敢跟父母说自己的情况。因为父母远在农村,而她是在地级市里工作的。又要钱吃药,又没有了工作,更被老公抛弃,有病还不敢跟家人说,而且是艾滋病,苦闷可想而知。不想过了两年,她竟有如此好的归宿。实在可叹可喜。

 

想她这新老公,实在是个明白人。大概懂得生死意义:哪怕她只能活三年五年,给她爱怜,她就能永恒住在甜蜜天堂中间。死日就在几年之内,生日也便天天珍贵。而我们平常人以为来日千千万万,实际当中每一天都荒废了。彼此并不好好对待,并不尊重,也不珍惜。所以古人说得真好,不知死,焉知生?当然古人原本好像不是这么说的。古人说的是,不知生,焉知死?我觉得这是同一个意思。因为古人更重视死,而不重视生。而现代人更重视生而不重视死。所以古人的话到现在正好要倒过来。这新老公,知死,所以能生。令我敬佩。

 

二、我的小叔车祸丧生

 

昨天傍晚,我给老妈打电话,妈妈说,生明爷(生明爷是堂叔,我们那里管叔叫爷,管爷叫爹,管爹叫大)车祸,骑摩托车让大车撞着。我问怎么样?她说不知道严重不严重,说是送医院去了吧,说是在冰房里冰着。我说那肯定就是过去了。要不的话怎么会放到冰房里冰着?那还不放在医院里抢救?好好的人放冰房里都不行,何况是被车撞着?我妈说不晓得具体情况。我再打电话给别家,才晓得具体情况:他是坐别人的摩托车后座上,超车,被人家大客车撞了。两个人都是当场报了销。而责任主要还在他们,大车没得什么责任。

 

我又打电话问黑皮哥,之前可有什么兆头?可有稀奇的事?回答说是有。一个是某嫂前段时间,晚上,听得老屋堂屋里敲锣打鼓,像办丧事;而大枫树又哼得厉害;再有,黑皮哥的老婆白天还是晚上看见了一个人,大约当场还跟黑皮哥说了。那么,黑皮哥没有看见,当时判断是生魂,知道可能会有谁近期要死。以为是大妈要死,没想到是他。黑皮哥说XX,我忘记他说的谁,晚上睡觉又被压了。还有人说,去年过春节前铁干大爷死的时候,打蚕基场(老家规矩,人死后不火葬,而是装在棺材里抬上山。也不埋,而是在棺材外面裹上稻草什么的,做个棚子,叫蚕基棚。蚕基棚所在那一小块地方,叫蚕基场。即是在山上收拾出一小块平地。等一年或三年,腐烂得只剩了骨头,再重新装殓下葬。较之火葬,这个办法倒是环保许多。)打了两个。这决不是好的兆头。又有人说,这次死的还不是一个老年人,而是青壮年。又且,生明爷这次出事,很怪。本来这个摩托,并不是要他坐的,而是带必琴姐的。可是偏偏是生明爷坐了。

 

那么,还有一件事。昨天上午,是老堂屋下线子。因为1984年,老堂屋让李红前和李琪放火烧掉了,那时候他们都还是小孩子。这么多年,没有重新做起来。只剩了门框没有倒。所以大家凑钱,准备今年重新做起来。选在昨天下线。这是地师选的。这一天空。上午下的线,很好,没有断,也没有出现别的不好的兆头。谁知下午出这样的事?而把老堂屋做起来,其实是家族很多人的意见。也包括我的意见。大家都根据自己的能力,捐了一点钱。

 

昨天晚上,东风哥又发短信来说这个事。我打电话给他,提出我们俩都该回去看看。看哪天下葬,我们应该回去看看。那么,生明爷的老婆,秀芳娘是一直哭,没吃饭。生明爷的儿子,李成虎是在合肥打工,今天上午才坐车回到县城。

 

人生无常,果不其然。想生明爷,也只有四十几岁吧。昨天和今天,我想了一下,这个人还是很聪明的。他是十几们叔伯当中年龄最小的。没有想到走得这样早。现在,父亲这一辈,就只剩了阳爷、我大(号光和)、正大爷(我通常故意叫他陈大爷)、光灿爷、光炎爷、光松爷,当然还有北京的光中爷。硕果仅存,一共还剩了七位。这两三年,走掉好几个:光远爷,不到六十岁,五十九岁就走了;潜山街上的二爷,七十五岁,是肝癌,从发现到走只有半个月时间。我原来总以为他身体健康,红脸活色的,电话里讲话声音像我大(我父亲)。我以为他会比我大活得长。如果我大先走了,我想他的时候,也许可以给二爷打打电话。谁想他先走了。再就是铁干大爷,去年走的,七十六岁寿。难了三年。这个人苦做了一生。最后实在做不动了,算是休息了三年。但是有时头脑不清楚了,生活自理都难。更早一些,我大爷,偏瘫了十一二年才走的。死时也是七十三岁吧。婶娘当中,只有光炎爷家的荷花娘,四十四岁就去世了,因为肾炎。还有我大妈,我念高二的时候她去世的。那应该是1987年。街上的二妈,是我上大学那年,1989年去世的。其余几位尚健在。年龄也都不是很大,四十多,五十多,六十来岁,七十多岁。她们是,秀芳娘(生明爷,车祸刚去世),琴娘(光松爷),凤娇娘(阳爷),我妈(芝兰娘)、有生娘(光灿爷)、彩霞娘(正大爷)、鸣凤娘(光远爷,已去世),白大娘(北京,光中爷)、汪大妈(铁干大爷,已逝)。

 

还说生明爷。这两天想起来的片段,最突出的是,我念一年级的时候,跟他一起挖蔸?还是砍柴?在蜡烛尖东边山排上,黄泥岗上,就我和他。他一直很严肃,非要我承认和周家女同学的关系。我很害怕,坚忍不说,但最后还是承认了。承认这个女同学是我的对象,虽然事实上并没有那么好。这是一个印象。第二个印象,是生明爷下象棋的时候总爱悔棋。这个不是很君子相的地方。第三个印象,吃生菜,是他开始的。我们老家吃蔬菜,总是煮得烂熟。但是他开始把豇豆炒得不那么熟,嚼得嘠嘎响。后来各家也都认为这样有营养,逐渐地把菜不煮那么烂了。第四个印象,有一回,他和我都在某个人家喝喜酒,他跟我讲,他在某家喝喜酒的时候,中途上茅厕,发现谁谁谁和谁家老婆在里边,关着门。因为这个,所以那一次他起哄让那个谁多喝了好多盅,把人家喝醉了。他觉得这事儿比较有趣。我当时应该研究生毕业了,都工作好多年了。但是他这么一说,我虽表面上不动声色,其实心里很高兴:通奸的事原来还可处理得这么喜乐。其余的印象是,最近些年,偶尔回家过年,到他家坐坐,他是非常亲热。现在想来,值得为之落泪。为什么那样亲热?莫不是冥冥之中,意识到见这个大侄子的机会不会太多故?而他今年年初还给我打过一次电话,也是他打给我的唯一一次电话,说是给成虎兄弟找工作的事。我混得不好,给谁也安排不了事做。真是愧对父兄。

 

我想我应该回去看看。他还在冰房里冰着。我想过两天,该处理妥善了。拉回家,送上山的时候,我该回去看看。铁干大爷走的时候,我大爷走的时候,街上二爷走的时候,光远爷走的时候,我都没有回去。我想我欠他们的。也欠自己的。我已经老了。

 

三、喝生日酒,与翁虹等喝茶

 

昨天晚上,是喝一位老哥的生日酒。喝的日本的清酒。喝得有点高了。而后是九点多,去富力城,见翁虹等,商谈拍公益片子的事。拍青艾工程的广告。正是喝酒之后,去富力城,他们商量细节的时候,我与家里通的电话,说到生明爷的事。昨天一天,尤其是下午到晚间,真是丰富。一日之内,死生如此,岂不感慨系之。

 

2008-8-29

下午1921,补记于凤凰城

 

  评论这张
 
阅读(534)|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