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李扁的网易博客——性是智慧门

——与性有关,那些微弱的道理

 
 
 

日志

 
 
关于我
李扁  

我叫李扁。合该倒霉,那年念了书,毕了业,混了一个编辑做。鉴于多年受党教育,大公无私的情怀一直都是那么激烈,所以在被李编李编的叫来叫去之后,决定把编的绞丝除掉,叫个李扁算了。没想到效果就有那样的好,有个姓王的,愣是请我吃了一顿饭,商量把这个字让给他,结果我没有让。后来,过了两年,陈水扁同学出来了,也是一个扁字,根本上就没有请我吃饭,也没有同我商量,自己就叫了。这些年,我是一直都被他抢了风头。木得法子。

网易考拉推荐

我反对李银河的“国情说”  

2008-07-31 11:02:57|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李扁

2008-7-31

 

我一直相信,每一个智者内心都充满快乐,即使受到打击,身处困境的时候也是如此。差不多是本性。表面看起来老成持重,一本正经,像个宗师,内心里把不准会是多么搞怪、多么欢乐、多么奔逸呢。这是我的一个假设,今年得到了证实:从南怀瑾身上得到了证实。这老头,实在是太搞笑了。搞笑是一回事,博古通今,全中国并无第二个人及得上他。

 

近读李银河老师的博客,再一次的证实了这种看法。咦!原来李银河博士也会玩一点黑色幽默,会搞点讽刺啥的,会把话颠倒过来说。这实在是很过瘾,很搞笑,有趣有趣。以前咧,总以为这位性社会学博士只会正经八百的谈学术,“讷于言而敏于行”。这一回我看到,她放松了,超脱了,所以难得一见的见到了她的黑色幽默。书斋里的学者,变得世故一点,也是很可爱的。比如说,李银河把“你们”、“他们”,说成“我们”——“我们脆弱的神经受不受得了,我还真没把握。”这个挺好,挺有味道。

 

在裸体海滩这件事上,李银河不再像以前一样旗帜鲜明地主张了,变的很“暧昧”。她说:“裸体海滩显然不符合中国国情。”国情这个词,从别人嘴里说出来,情有可原。忽然从李教授嘴里跳出来,我是哑然失笑。她说的是对的。我有一句话说:“几滴热血,中和不了几千年的寒酷。”说几千年,是扭曲历史。但是最近千八百年来,中国人是真的越来越没有出息了。裸体,当然特指异性裸体,放出的光,能把人刺死。刺到精神分裂。诚如李银河所说:“要从裹小脚的女人、笑不露齿的女人、大门不出二门不迈的女人,变成裸泳的女人或者能容忍裸泳的女人,这个跨度真够大的。男人也一样。要从留辫子的男人变成裸泳的男人,跨度也不可谓不大。我们脆弱的神经受不受得了,我还真没把握。”

 

我比李银河乐观。原因在于,李银河在宏观上说对了,在微观机理上搞错了。忘了是哪一位物理学家所说的:一个新的学说如何被接受?不是靠老一代转变观念,接受新的学说,而是靠老一代的逐渐死亡,新一代则从一开始就接受新学说。

 

我对裸体海滩,以及天体主义持乐观态度。原因在于,我有一种乐观天性,我是一个“进步主义者”,乐意相信一切新生事物;其次,信息时代,私处信息已经透明了,穿与不穿,在一些人看来,基本没有两样;第三,反对裸体主义的那些人,其大脑当中的反对机理,正如一位网友留言:“因为那些人认为裸了就要操,你反对他操,所以他反对你裸。”但是,裸体海滩的事,其实不需要全民公决。木子美的作为并没有经过全民公决。一些裸了也不操的人,一些本来就已经操够了的人,或者能够接受公开裸、私下操的人,完全可以自行其是。

 

方刚博士是中国裸体海滩的积极主张者。他把相关原则讲得很清楚了:不能因为多数人不裸,就剥夺少数人裸的权利;并非有了裸体海滩,就要“全民皆裸”;隔离的裸体海滩完全不侵犯穿衣者的权益。

 

李银河和方刚在这个事情上的分歧,显示出新中国第二代性学家和第三代性学家的代际分野。

 

字:1179

  评论这张
 
阅读(339)|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