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李扁的网易博客——性是智慧门

——与性有关,那些微弱的道理

 
 
 

日志

 
 
关于我
李扁  

我叫李扁。合该倒霉,那年念了书,毕了业,混了一个编辑做。鉴于多年受党教育,大公无私的情怀一直都是那么激烈,所以在被李编李编的叫来叫去之后,决定把编的绞丝除掉,叫个李扁算了。没想到效果就有那样的好,有个姓王的,愣是请我吃了一顿饭,商量把这个字让给他,结果我没有让。后来,过了两年,陈水扁同学出来了,也是一个扁字,根本上就没有请我吃饭,也没有同我商量,自己就叫了。这些年,我是一直都被他抢了风头。木得法子。

网易考拉推荐

性学家的妈妈坎儿  

2008-05-05 12:18:15|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守贞六十条

 

李扁

 

前言 性学家的妈妈坎儿

 

我发现,性学家有一个“妈妈坎”儿。不管资深资浅,真假专家,只要你支持性的自由权利,都有这个坎儿。这是一个很有意思的事情。

 

我有一句名言:“中国人敢于直面惨淡的人生,敢于正视淋漓的鲜血,更要敢于正视性的教育。”一个人,一个民族,不敢面对性,将丢失一切真实的基础。一个人,面对自我,要从正视自己的性开始。这是你找到自我的地方,也是你新生的地方。这是我涉足性学的原因。

 

因为我反对守贞,所以博客里有上千个评论,都是要操我妈、日我的老婆,以及干我的姐妹、我的女儿的。而且看那样子,还操得特别凶。要真让他们操到了,肯定会给操死了。所以说,做这个性学研究,跟其他研究不一样,因为性涉及到伦理的核心,所以会触及情感的底线。尤其是那些没有理性思维的网友,他的反应也没有底线。

 

我跟一位主张守贞的朋友私下探讨说,我觉得许多赞同守贞的网友有一点不分是非好歹。你看看,我反对守贞,其实对你们是很有利的。其一,我不会跟你们去抢有限的处女资源。你们要处女,我又不要处女。其二,守贞的人自会守贞。他们是抵抗诱惑的专家。我说反对守贞,他们就日我的妈妈,事实上我再说什么,只会坚定他们守贞的意志,而不会起到反作用。其三,我不要求我的老婆为我守贞,所以你们要是“操”了她,我是不会拿刀杀你全家。如果是你情我愿,那么既证明了你的本事,风险还低。但是如果你用的是强奸的办法,用的是迷药,那可能要付法律责任。他说,网上主要是情绪渲泄,大家有地方骂娘就好。其实大家都挺困惑,你能帮大家解惑,挨骂也挺光荣的。我说行,那就继续光荣吧。这倒是也没有违背我的初衷——我研究性,是为了超越性。不想中间出来这一道“妈妈坎”儿,要一并超越。

 

我想,所以有超越的可能,以及挨骂的勇气,源自一个见地:守贞本质上是程朱理学,是吃人礼教。社会学家讲,心理是建构的。我们的许多人心中,也许包括我自己心里,都有一座贞节牌坊。但是这个牌坊,或许并不是我本有的,更不是我的幸福源泉,不是我的凯旋门。我曾经打比方说,当年的贞节牌坊,要比现在的国家科技进步一等奖更加荣耀,所以在整个民族的心理烙下了病根。人们也许必须通过恶毒的谩骂,才能化解心中的痛楚。这种激烈的谩骂本身,也许就已经动摇了他们心中贞节牌坊的根基。

 

正如李银河博士所说:“为什么人们在这个趋势(指社会反对守贞,李扁注。)面前表现得那么激动,当然是有原因的,这个原因来自中国历史。在这个世界上,由政府表彰某种私人行为的现象是很少见的,但是它就发生在传统的中国:政府为守贞和殉节的妇女立贞节牌坊,大力加以表彰,希望以此来规范人们的行为。它的影响相当深远,渗透到我们民族的意识深处,几乎成为我们民族性格的一部分。

 

当然,守贞问题的历史趋势是很明了的。这一点,李银河博士也已经做了很清晰的论述:“在美国,对18项择偶标准的统计表明,在30年代,童贞的重要性被列在第10位;到1977年,女性将其列为第17(倒数第2),男性列为第18(倒数第1)。另据对33个国家约10000人的调查,最看重童贞的有中国、印度、印尼、伊朗、以色列;最不看重童贞的有瑞典、挪威、芬兰、荷兰、德国和法国。美国也不太看重童贞,但其程度不如北欧国家高。”“  另有调查表明,看重伴侣童贞的有亚洲人、墨西哥人、中东人和南美洲人;相对宽容的有美国人、比利时人、法国人和斯堪的纳维亚人。有些人甚至会认为伴侣的童贞是缺点,原因或者是证明对方不吸引人,或者是担心对方过于缺少性经验。”

 

其实,守不守贞,是理论之争,是学术之争,是价值观的探讨。价值观,是评价事情是非好坏的标准。价值观才是文化的核心。虽然,绝大多数现代人都认为这个问题不值得讨论了,这是个人自由,但是我以为,讨论的价值还是蛮大的。恩格斯怎么说咱不管他,咱以中国人的经验、中国人的思维习惯,深入讨论一下守贞不守贞的问题,对于对治当前中国社会的性自由、性开放、性混乱现况,还是挺有意义的。为学日益,为道日损。把混乱澄清下来,把问题说透彻,不管对于守贞者,还是反对守贞者,都有帮助。所以我不揣浅陋,以一种所谓性学杂文的方式,充当一把“性学鲁迅”(某记者语)。

 

2008-4-23

 

  评论这张
 
阅读(214)|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