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李扁的网易博客——性是智慧门

——与性有关,那些微弱的道理

 
 
 

日志

 
 
关于我
李扁  

我叫李扁。合该倒霉,那年念了书,毕了业,混了一个编辑做。鉴于多年受党教育,大公无私的情怀一直都是那么激烈,所以在被李编李编的叫来叫去之后,决定把编的绞丝除掉,叫个李扁算了。没想到效果就有那样的好,有个姓王的,愣是请我吃了一顿饭,商量把这个字让给他,结果我没有让。后来,过了两年,陈水扁同学出来了,也是一个扁字,根本上就没有请我吃饭,也没有同我商量,自己就叫了。这些年,我是一直都被他抢了风头。木得法子。

网易考拉推荐

中国性教育从上往下搞、从下往上搞都搞不通的原因  

2007-12-24 13:29:12|  分类: 性小康专题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中国学校性教育的问题,是一个问题群落,一个问题体系,不是单个、单层面的问题。这是一棵树,有根系,有主干,有枝有叶,有花有果。

 

解决问题的基本思路是什么?从哪个角度去寻找问题的根系和主干?受潘绥铭先生启发,解决一个问题,决定因素不在于改革的力量有多大,而在于保守与反对的力量有多强(大意)。

 

中国学校性教育,保守与反对的力量是什么?问题的根在哪里?有一句话讲:背景限定价值。这句话好。指明问题的方向。中国学校性教育的背景是什么?这个背景也不是单一的,有近景有远景。其中最有价值的,我认为有两条:一个是文化底盘,一个是基本国情。

 

先讲文化底盘。与西方天主教、基督教以爱为中心的文化不同,中国的文化底盘,每个华夏子孙的基本心理结构框架是儒释道。不要以为最近我们口口声声说科学,不要以为五四运动、文化大革命把历史全部割断了,我们的心理结构就变了,就变成了西方人的心理结构,没有。用脑欲这个词来理解、解构,中国文化更重视大脑的“求是”功能,而不大重视“实事”功能。中国文化不大瞧得起西方文化的“实事”功能,认为那不过是小儿科。西方科学发现,男性每五秒种想到一次“性”,而佛家认为,这只怕不是事实,哪里要五秒钟才想到一次呢?根本上用不到。因为什么?一刹那当中有九百个念头生灭。什么叫一刹那呢?佛家讲弹指。弹指一挥间。一弹指不到一秒。如果弹得快,一秒钟可以弹四次。就是四分之一秒。一弹指有六十个刹那。这样算起来,一秒钟有多少个念头生灭呢?四六二十四,再乘九百,就是216000个念头生灭。一念之善,一念之恶,就是这个意思。女人心,海底针,人的念头确实多。无从选择,自相矛盾,难以捉摸。一秒钟216000个念头,平常我们粗心大意,觉察不到。这21万6千个念头,可能在潜意识当中,五秒钟想到一次性,应该说的不是潜意识当中的事。

 

那么,中国文化一贯具有极强的自信心,只是最近这一百多年受到严重挫折,搞得神经错乱。在乾隆皇帝的时候还牛得不得了。英国弄了个热气球给他放,他也不放,天朝完美无缺,你一个破气球有什么用?奇巧淫技,不让放。

 

本次华人性学家大会,很好地体现了华人的自信心。因为这个大会的缘起是阮芳赋先生的预言:“在21世纪,将以说汉语的性学家为首,掀起第三次世界性学高峰。”

 

为什么会出现华人性学的高峰?我认为,一个可能的原因在于,我们有五千年儒释道的宝藏。一九七O年前后,英国历史哲学家汤恩比博士,在欧洲的一个国际会议上,提出一个警告:解决二十一世纪世界的纷争、世界上的问题,只有中国孔孟学说与大乘佛法。中国人自己,我们还要清理创口,礼教吃人嘛。我们的意见可能与汤恩比很不相同。这个暂且不论。

 

中国文化认为,实事功能不重要,求是功能才是关键。“不怕念起,只怕觉迟。”一秒钟起21万个念头也不要紧,关键在于“转念”。儒家讲“慎独”,文革时候讲“狠斗私字一闪念”,现在年纪大一点的人,以及许许多多的年轻人认为,性的问题不存在,只存在人品问题、道德问题。也有许多人认为,不存在一种学问叫性学。所以你们开什么华人性学家大会很搞笑。这些都是很好的观点。

 

性需要教育吗?这在中国文化底盘当中还是一个问题。在各位性学家这里当然已经不是问题了。但是性学家不是凡人,是圣贤。不是完全的圣贤,但也不是普通的凡人。至少凡人不拿你们当凡人看。圣贤和凡人的观点一般是相反的。圣贤先知先觉,了了分明,凡人后知后觉,冥顽不化。

 

所以,中国学校性教育的首要问题,是让整个社会认识到这是一个问题。社会主体意识到:性,需要教育。几个性学家先知先觉没有用,大声疾呼、声嘶力竭没有用,裸奔也没有用。社会没有动员起来。谣言没有造出来,没有传播出去。这是根本问题所在。

 

对比一下,计划生育,是怎么上升为基本国策的?因为有一句话,以讹传讹,成为了全国人民的共识,事情就办成了。什么话呢?中国人太多。为什么说这句话是以讹传讹呢?因为有专家论证:按照人口密度算,中国人根本就不多。1995年的人口密度(人/平方公里),亚洲:123,日本331,印度312,新加坡4750,韩国455,德国227,英国240,中国大陆126,并不算多,差不多相当于亚洲人口平均密度。即使减去一半无效面积,人口密度仍然比日本、韩国和印度等国还低得多,与英国、德国差不多。(袁正光.现代文明的基石,140页)

 

当然,性需要教育,这要形成共识,这是根本问题。这个问题的一个核心:性需要怎样的教育,什么是性教育?这个要明确。这个问题复杂。我基本赞同青年性学家、西北师大教授徐兆寿先生的观点:性教育要包括形而上和形而下两方面的内容。形而上是道德情操、性伦理,形而下是性医学、性科学、性技巧。当前的性学有跛腿的地方,矛盾冲突集中在性伦理跟不上性现象的快速多元化。按我自己的说法,性信息分高端信息和低端信息。这个和徐兆寿的说法是相应的。高端信息是形而上的,低端信息是形而下的。

 

性教育的社会动员,现在还不充分。但是一上网可以看到,每天都有这方面的新闻。各地政府,教育工作者,许多人在谈论,在尝试。可以讲,冰山在不断融化、消解。但是,千呼万唤是一回事,能不能成功则是另一回事。子规半夜犹啼血,不信东风唤不回。啼血是一个漫长的过程。每天看到网上的有关新闻,确实讲,心在滴血。但是我有另外一句话:几滴热血,中和不了几千年的寒酷。这个动员,不是一件容易事。

 

刚才讲到中国文化的底盘,现在讲中国的基本国情。我们现在这个国情的核心是公有制。我国的权力来源方式是自上而下的。学生需要的,老师就教吗?NO。老师想教的,学校就支持吗?NO。杭州师范学院有个汪海燕老师,她很努力地做性教育,可是学校不记工分,不给工钱。学校同意教,教育局就认可吗?NO,不一定。教委、教育局认可了,教育部就批准吗?NO。举一个例子:重庆市教委,在学校性教育方面已经做了很好的工作,开展学校:约100所。受教学生:20万以上。性健康教育己纳入市教委“赛课”内容。市教委主持,体卫艺处牵头编辑出版了《学生性健康教育系列读本》,经重庆市教委正式审查认定,重庆大学出版社2003年出版。包括央视在内的国内60多家媒体和网络进行了宣传报导。结果怎么样?“为给中小学生减负,性健康教育读本已被首先减掉”。

 

反过来说,不从下往上搞,调个方向,从上往下搞,行不行?在1963年2月22日至3月8日卫生部召开全国医学科学工作会议期间(制订卫生科研十年规划),周总理特地召集部分医务人员明确提出:“医务工作者一定要把青春期的性卫生知识教给男女青少年。”1965年7月31日,在北京市大学生毕业分配前召开的动员大会上,周恩来出人意料地谈到了青春期教育的问题。1973年4月13日,周恩来派吴阶平到北京市教育局了解性教育开展情况。1984年,全国教育科学规划办公室把“青春期教育研究”列为“七五”期间国家教委级科研项目。1988年,卫生部、国家计生委、国家教委,联合发文《关于在中学开展青春期教育的通知》,要在全国5000-7000所中学里搞性教育试点。结果没有搞起来。2001年,国家主席签署《中华人民共和国人口与计划生育法》,第十三条规定“学校应当在学生中,以符合受教育者特征的适当方式,有计划地开展生理卫生教育、青春期教育或者性健康教育。”事实证明,从上往下搞,效果也不明显,不解决实际问题。

 

为什么?从操作层面看,上下不相应,没有作战部,没有参谋部,没有联络人,这个仗是个乱仗,没有办法打赢。要想打赢也很简单,就是设一个专门的作战部,找一个可靠的联络人。谁来做这个联络人?我简要讲一个第三个问题:青艾工程的基本思路。

  评论这张
 
阅读(472)|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