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李扁的网易博客——性是智慧门

——与性有关,那些微弱的道理

 
 
 

日志

 
 
关于我
李扁  

我叫李扁。合该倒霉,那年念了书,毕了业,混了一个编辑做。鉴于多年受党教育,大公无私的情怀一直都是那么激烈,所以在被李编李编的叫来叫去之后,决定把编的绞丝除掉,叫个李扁算了。没想到效果就有那样的好,有个姓王的,愣是请我吃了一顿饭,商量把这个字让给他,结果我没有让。后来,过了两年,陈水扁同学出来了,也是一个扁字,根本上就没有请我吃饭,也没有同我商量,自己就叫了。这些年,我是一直都被他抢了风头。木得法子。

网易考拉推荐

中国公益在开花  

2007-10-31 13:34:47|  分类: 青艾工程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文/李扁

2007-10-30

 

供职于欧莱雅的北大才女杨小姐(不让我公布她的芳名也),约我写一篇与“艾滋病”、“公益”有关的博文,已经约了多时。这位杨小姐青春貌美,气质动人,与我在一次艾滋孤儿救助经验交流会上认得。当时我垂涎她的美貌,要了她的联系方式,她则非常警惕,怕我日后骚扰,扭扭捏捏,一时不肯给,费我几多口舌才要到。这一回,杨小姐从北京调到上海,大约觉得已经处在安全的距离上,所以通过MSN主动约我写文章。颇耐我得知她已经远在天边,顿然意兴阑珊,加之最近脑子确实不太转,所以一时写不拢。该美女坚持通过MSN启发我,把她做的艾滋病摄影大赛网页链接传给我看,并且以身说法:你看看吧,那些照片,我看了都感动了呢。我飞快地回了一句:你感动,是工作。杨小姐一时无语,后又说,有点点伤心了。

 

其实我说的并没有错,虽然有些唐突佳人。杨小姐的感动,是工作的机缘。这种机缘很难得。为什么难得?说难得是相对的,是对比出来的。杨小姐的感动,与我们一般人的感动,有质的不同。平常我们也会感动,但是感动过后,很难有所作为——因为我们自己要吃饭,就算自己不吃,都捐给天下的穷苦人,也救不了谁。上次电视上放了一个大学生,自己休学跑到艾滋病村去做志愿者,那是真正难得,而且他家里也是穷得够呛,他的慈悲心大发作,休学去做慈善。看了谁不感动,但是感动过后,很难变成行动。比如我要捐衣服,我捐给谁?我现在在做青艾工程,有一些厂家要给我捐药,我说,你能不能顺便捐点钱呢?否则的话,你的药,我一时不能分发出去,我得有邮寄费,得调查和落实哪些人要,这些都要有成本的呀。我一时没有钱往这里贴。我目前的能力制约了我的感动。感动变不成行动,感动就显得苍白。久之就觉得沮丧懊恼自卑。再久之就怀疑感动的价值,觉得感动是廉价的,是假的,终于失去感动的功能。按宗教的说法,心变得坚硬无比。

 

但是杨小姐不一样,她的感动是工作。她在工作当中得到感动。这个真正稀有难得。这就相当于一个公司一个团体,因为感动,所以设计出专门的部门,安排专门的人,去做善事、做好事。这使得一个公司、一个团体、一群人,在慈悲心发作的时候,可以直接找到自己熟悉的人,去表达爱心。拿衣服也好,拿钱也好,一起去做志愿者也好,都有专人盯在那里。这样真是好。这个就叫机制。这在国外的公司,都已经专门化了,设一个公共关系部,专门去表达他们的感动。当然感动是从人的主观体验上说的,是从感性的角度说的。从理性的角度说,就是一个社会责任的问题。所以国外的企业,以及部分国内企业,设立了公共关系部,专门负责这种企业社会责任、公益慈善活动。而且有些企业呢,结合自己的经营特点,结合自己的产品,把这种慈善行为与自己的企业文化紧密结合起来,与自己企业的社会形象、品牌形象结合起来,做一个整体营销。这是一个不错的办法。欧莱雅是卖化妆品的,所以把慈善和美结合起来。这很自然,效果当然好。真善美,本来一体。

 

因为是工作,单位发薪水,专门安排青春美貌有才华的女性来做公益慈善,表达爱心,公益慈善的理念自然可以得到弘扬。这样的事情,企业做得到,个人就难以做到。企业,比个人的力量强多了。企业设计一个部门、养着人、发着薪水、拨出预算来做善事,这就叫机制。机制这个词近些年无处不在,它的神通在哪里?在于它揭示了一个真相。它把本质的问题揭示出来了。它指出来,事情没有办好,并不是大家没有心,有心没有机制,没有在组织上做出安排,有心也做不成。这是事情真相。这个真相揭示出来,就让所有理解的人知道努力的方向,知道问题的症结。这就省去了许多无谓的误解和矛盾。

 

机制成熟,公益慈善事业就可为。这是经验。有人给我介绍,台湾香港,大家做公益慈善,捐钱是不问理由的。人人都捐,没有道理好讲,天经地义。美国同样如此。那么为什么大陆不行?因为大陆的机制不行。大陆的公益常识没有普及。比如说,我捐了钱,用到哪里了?我捐了,还有谁捐了?都有哪些人捐了?捐的是什么?捐的都是什么人?你们怎么用的?用得是不是公平?是不是有效率?我捐的这个钱,到底起到了多大作用?这些个问题,是捐款人需要知道的。再有就是,做公益慈善的专职机构,需要取得捐款人谅解的问题。这些问题,如果捐款人不知道的话,他们就会对做公益慈善的机构和人产生误解。一有误解,就有隔阂,整个环就断了。比如说,成本的问题。有人给我捐衣服,捐药品,我得给他发下去、送出去。送给谁?这是难事。

 

举例说,有个说法叫七二一,不是七三一。七三一是日本侵华的细菌战部队,拿中国人做活体试验的。我们这个叫七二一。就是捐赠的钱和物资,到了省里,被分掉倒卖掉七成,到县里,干掉二成,到了乡以下,分那个一成。有一年,我还在《公益时报》做记者的时候,参加过我们村里干部过年送温暖的分钱会议,上面来了三万七千块钱,拿出来送温暖的只有一千八,其余的钱由村干部们支配。还有就是分救灾的衣服,那确实是,乡里挑剩下的,才到各个村里,村长把最好的几件挑出来,再发给下面那些组长,组长当然也要挑剩余里面的最好的,再发给各户村民。所以虽然大家捐出去的时候是好衣服,村民拿到手的却往往成了一件破旧衣服。不是说挑坏了,而是到手的都是挑剩下的那个一成当中最差的。这也是人之常情。省里县里贪污属于腐败。村组长们挑挑拣拣,也好理解。发一堆东西给我,让我挑一件,我的自觉性就那么可靠吗?要挑还不得挑一件好的?反正没人管,挑一件也是挑,我挑两件行不行?物是如此,钱就更不堪了。往兜里一揣,鬼都不知道。这么多年,都这么搞,整个的中国人的心凉了。上上下下的腐败,把公益慈善的资源败坏了。做公益慈善要成本也是这个意思,就是要有专门的支出、专门的机制,保障捐出来的钱物不在路上蒸发。如果没有这个成本,实际上的成本就会是九成甚至更多。如果在操作过程当中,有监督,分工负责,会不会好一点?这个就得有成本。如果拿出一成甚至三成来做成本,效果会不会好一点?我看也不敢肯定。但我相信,O成本的事一定是假的。

 

成本的事需要大家的谅解。资质呢?流程呢?这个在中国也存在普遍的迷信,尤其是政府部门,存在迷信。什么样的人才有资质做公益慈善?应该由谁来管这个事?流程谁来监管?说是透明,什么样才算透明?资质的问题,有一次李扁与民政部一位官员做过探讨。这位官员说,现在全国已经有十五家基金会有这个资质了,可以开抵税发票。有些人质疑说十五家才有这个资质,那是太少。但是我要问,这些资源用足了没有呢?没有用足,再开放那么多,又有什么用呢?这个说法在李扁看来根本不能成立。举个例子来说,十五个人都有老婆,但是他没有用足,别人能去用吗?别人去用足她,不是不可以,但是成本太高了。做公益慈善,机会要均等。就是说,人人都有娶自己的老婆的权利,就跟开公司一样,国家可以用工商局去做行政管理,制订公司法去规范。

 

成本还包括一个东西:中间人的好处费。现在在商业领域,中间人拿的回扣,有的达到80%,拿到百分之三十、四十、五十的更是司空见惯。这个已经成了惯例了,普遍如此,无人追究。那么,做公益慈善呢?中间人知道哪里有钱,而且能弄来钱,给他多少回扣?这是一个比较优势的问题。相比较而言,他为什么要把钱送给公益组织,而不送给商业组织比如广告公司?虽然好处可以少一些,但也得有啊。做公益是有名,但还得有利。名是老板的,中间人一定要有利。美国是有职业的募捐人,到处化缘,他从中拿比例。已经制度化了,大家就没有疑义。而中国对公益慈善的理解,就过于理想化。认为既然是公益慈善,就应该百分百。水至清则无鱼,透明到底是怎样一个透明法,这是一个问题。中间的运作,靠什么机制,需要探讨。

 

公益慈善,中国的组织资源非常匮乏。美国人捐出的钱占GDP的9%,每个人每周拿十来个小时做义工。中国人为什么做不到?因为中国人每天要忙着上班挣钱?鬼话。举个例子,我每天愿意拿出一小时来做义工,但是我找谁去?做什么?上哪儿做?怎么做?没有人告诉我。没有一个组织。我开玩笑说,中国的老头儿老太太,他们的领导就是麻将桌。一桌麻将,把大家的人、钱和时间,全都组织进去了。任何一桌麻将,都是一个义工团体,都是一个NGO组织。全国都是如此,城乡都是一样。全国上下是一片麻将之声。中国的学生为什么课业负担重?因为中国要通过学校管理社会。不能把孩子放到社会上去。社会上只有小流氓、小痞子的组织,小孩一放到社会上就变坏,只能由学校管起来。社会上缺少健全的民间组织,公益慈善资源得不到动员、得不到高效配置。这是一个大问题。

 

公益慈善的事,中国人还有一个相当普遍的错误认识。什么错误认识?那就是认为,这个事,是政府的事,政府不动,咱们老百姓没办法。错误。这是错误。当然它有一个意思是对的:政府掌握了太多的资源,责任是政府的。“政府没有尽到责任,政府应该感到脸红”。这个话是2003年八十四岁,现年应该是八十八岁的中国科学院外籍院士朱传榘说的。这位老先生说是当年参加过第一台计算机的发明,后来又在上海交大引进了国内的第一家商学院。2003年回国参加一个国际公益论坛,讲到这个意思。这个意思是对的。这是一个方面。政府的责任,它是应该承担的。但是怎么样去问这个责?一定要有民间首先觉醒。你不去问,它一百年、一千年也不履行这个责。你没办法。怎么样履行?你先做,做起来给他看。让他看到民意,看到老百姓在做。这样上下相应,一起推动,才有成功。否则就是没有民意基础。当官的从来不会主动去做这个事。他们每天都有二百个聚会去等着他,他不需要民间社团、民间社会来给他提供生活圈子、生活质量。他不会给你雪中送炭的。所以,公民首先要起来,自己发起、自己参与社会生活,建设圈子,培养公益慈善的幼芽。

 

公益慈善的春天,一定是在民间首先形成的。只有这个春天到了,像政府,像公司,这样的大树才会开花。有一回,我给一个石油集团的老总打电话,希望他资助青艾工程,他说,他们国有企业从来不做这种事情。实际上是他不肯挑这个头。国有企业那么多,大家都不做,没人去追究。你第一个做,那就会引起很多争议。你凭什么拿大家的钱给你自己买好呢?怕这个嫌疑。国有企业,占有的资源太多了,拔一毛而利天下者,不为也。为什么不为?道理不讲了。怎么让他们为?一定是氛围。春天一到,所有种子都开花,谁能憋住不发芽?那他一定死掉。而现在还是冬天。虽然是暖冬,开花的也少。当然,我们可以乐观地相信,春天不会太远了。

 

现在有一点气息,表明中国公益事业在开花,要开花。每天都有公益慈善的新闻。演艺明星,公众名人,有些日常消费品的大企业,比如牛奶,矿泉水等,都打公益牌。这是好事。青艾工程,也在等待和呼唤中国公益事业的春天。

 

基于这些个原因,杨小姐约我写个文章,我答应了,我说我一定要写的。虽然比她给的deadline晚了一天。

  评论这张
 
阅读(263)|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