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李扁的网易博客——性是智慧门

——与性有关,那些微弱的道理

 
 
 

日志

 
 
关于我
李扁  

我叫李扁。合该倒霉,那年念了书,毕了业,混了一个编辑做。鉴于多年受党教育,大公无私的情怀一直都是那么激烈,所以在被李编李编的叫来叫去之后,决定把编的绞丝除掉,叫个李扁算了。没想到效果就有那样的好,有个姓王的,愣是请我吃了一顿饭,商量把这个字让给他,结果我没有让。后来,过了两年,陈水扁同学出来了,也是一个扁字,根本上就没有请我吃饭,也没有同我商量,自己就叫了。这些年,我是一直都被他抢了风头。木得法子。

网易考拉推荐

精神出轨存在科学依据  

2007-04-06 17:33:08|  分类: 李扁性学评论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爱情不是理性所能克服的

精神出轨,有什么心理动因?这要从自然的角度而不是道德的角度去寻找根据。事实上,人类或者任何动物,都是进化的产物。凡是脊椎动物,进化出了大脑的动物,其注意力都是可以经常转移的。注意力的转移是其常态,注意力的固着则不是常态。脑,一定是对变量起反应。而眼睛,尤其是视网膜的构造和功能,跟雷达或者说那种接收无线电波的“锅”,都是十分相似的。说白了,大脑产生出来,就是为了看风景的。它的功能就是专注于变化,惟有变化能够维持它的兴奋,保持它功能的正常。青蛙的两只大眼,对周围的水稻熟视无睹,只看得见昆虫的活动。  

自然界和社会,为了克服注意力总是转移、无法固定的脾性,才分别做了设计,使人的注意力相对固定一段时间。自然界的办法叫爱情。像杨丽娟对刘德华那种十三年如一日的固定,足以使她维持相当长时间的密切关系,如果刘德华同意的话。这样,生育下一代也就有了基本条件。爱情不是理性所能克服的。 

但是爱情的力量虽然很大,足以使人克服一切阻力而使两个人结合,但是它并不持久。或者说,持久的情况几率很低,并非普遍。正如同性恋在人群当中只有5%左右的比例一样,很难苛求其余95%的人全部或者说大部分转变成同性恋。据说两个人的蜜月期一般只能持续8周到18个月。这是自然界的神通——使两个人以一种疯狂的力量,排除万难,如果有万难的话——而结合到一起,但是,它不保证两个人永久性的、强烈的相互吸引。两个人结合了,足以生育下一代了,余下的事情,自然界就不管了。自然的英主把其余的职责留给了社会和文明。

社会,或者说文明社会,捕获女人是花了相当长的时间、经过了相当艰苦的努力,才终于养成了女人的自觉性:那就是把跟定一个男人当成美德,当成唯一的道义,当成生命的根本价值。否则的话,女人的肚子,那才叫一个稀有资源,几十年才能种出几个瓜来?凭什么不去寻租一个高价,而对一个男人死心踏地?这种培训很是花了男权社会的一些心思。 

因此上,在现实中,有很多人,包括男人和女人,面对恋人以外的异性,他/她觉得相处以后非常舒服,而和自己恋人在一起的时候,完全没有这个感觉。这是符合自然的道理的。但是不大符合社会的道理,不符合当下文明的道理,不符合某种道德的要求。 

它符合自然的道理,尤其是符合脑欲原理。该原理指出:大脑对信息具有规定性、选择性和依赖性。它对于信息的依赖,就像肺对于空气的依赖一样。几分钟不呼吸,人可能就会死掉。而一段时间没有新的信息输入,大脑也会疲乏。换一个人,一定能够带来许多新的信息,大脑因此而受到一次滋养,这将导致该个体的兴奋和满足。如果这个新个体提供的信息符合大脑对信息的选择性要求,那么这种兴奋尚会持续下去,兴奋度会加强。此种选择性,主要体现在对两类信息有特别的需求:一种是正面的、肯定的、加强其存在合理性的信息,比如赞美,比如默契,比如互补;一种是信息携带者本身的那种正面的、肯定的、完美的信息,比如沉鱼落雁的美貌,傲视群侪的才华,沁人心脾的体香,吴侬软语的腔调。(注:脑欲原理,李扁,1999年提出) 

实际上,社会的道理一直在自身进化,逐渐过渡,希望与自然的道理取得一致。 

社会的道理,以其严厉的奖惩机制,维护了总体上的某种稳定。没有一家文明鼓励夫妻不忠,朋友不义。它以喋喋不休、持续不断的说教,以及贞节牌坊的奖励,沉塘、幽闭、游街示众的惩罚,来维持这种稳定。但是这种维持,往往捉襟见肘,接应不暇,一旦社会生产力的水平有所提高,或者个人状态有所改善,那个围子立马千疮百孔,难乎为继。好在总是会有人站出来,作为志愿者,通过各种努力,修修补补,总算能够勉强维持。 

打个比如来说,传统道德就像一堵老墙,由于里面在建设新城,时间快速流逝,所以老墙的墙壁不断往下掉渣,于是人们努力在墙的内外糊上新泥,有些地方干脆拆了重建。如此这般,时间一长,这墙的位置和样子是在不断变化之中。移风易俗的事情也就不断发生。历史地看道德,它就是一个变形虫,是一个动态的生命。 

作为个人,精神出轨也好,肉体出轨也好,这种念想是经常会有;但是从外观看,回过头去看,真正付诸行动的不多。这就好比踢足球,盘传带的功夫一直在做,射门的机会就不多,而射进的球,一场下来才那么两粒。
  评论这张
 
阅读(276)|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