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李扁的网易博客——性是智慧门

——与性有关,那些微弱的道理

 
 
 

日志

 
 
关于我
李扁  

我叫李扁。合该倒霉,那年念了书,毕了业,混了一个编辑做。鉴于多年受党教育,大公无私的情怀一直都是那么激烈,所以在被李编李编的叫来叫去之后,决定把编的绞丝除掉,叫个李扁算了。没想到效果就有那样的好,有个姓王的,愣是请我吃了一顿饭,商量把这个字让给他,结果我没有让。后来,过了两年,陈水扁同学出来了,也是一个扁字,根本上就没有请我吃饭,也没有同我商量,自己就叫了。这些年,我是一直都被他抢了风头。木得法子。

网易考拉推荐

罪是一个流动的概念  

2007-08-14 08:35:57|  分类: 李扁性学评论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这几天网上流传关于计划生育的新标语,新口号。对照老的,这些新口号确实体现了一些人情味。老的有些太过瘾了,比如说——宁可血流成河,不准多生一个——再回头去看时,知道当时的无数家庭和计生部门的关系有多紧张,要生与不准生的张力有多大。现在,这种矛盾冲突的压力稍微小了一些,于是口号也变得人性化了。

 

罪,是一个流动的概念。以计生为例,人口压力大的时候,或者国家倡行计划生育基本国策的时候,多生一个,那是犯罪。就算没有明说是犯罪,所受的惩罚其实比坐牢不差。一个是罚款,一个是强行堕胎和绝育。让人断子绝孙,这对传统观念来说,应该是很重的惩罚了。对比英雄母亲的时候,对比马寅初提出人口论的建国初期,真是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

 

以性为例,罪是一个流动的概念,更是一个显然正确的命题。改革开放初期,我在安徽老家的时候,听到一位叔伯骂娘,因为族下一个姑娘,没有结婚的时候就跟男人睡了一夜。这是怎么发现的呢?因为当时,谁跟谁谈对象是一件大事,受许多人关注,在哪儿过夜,尤其是未出嫁的女儿,哪天晚上在哪儿过的,父母是要掌握得清清楚楚的。经过盘查,发觉这一夜,这个姑娘,是跟一个男人在这个男人的所谓朋友家过的。越查越清楚,结果虽然那个姑娘没有承认,事情也是确凿无疑的了。她的父母一声不吭,因为这是一件丑事。而那位叔伯,高声叫骂,却是底气充足。因为不是他的女儿,没有办法在自己家里打骂,所以在外面高声叫骂。山村里地方不大,共振效果好,人人听得清楚。他说,要是他的女儿啊,他早拿扁担打死了,踩在地上打!我老X家祖宗八代没有丢过这样的脸。

 

踩在地下用扁担打,这样的事情虽然发生不多,却也确实有过的——我的一位堂姑,未出嫁的时候,他父亲替他看中一家,结果她自己死活不同意,结果就被他父亲踩在地下用扁担好打了一顿。结果打也打了,她终究没有嫁给她父亲看中的那一家,而是嫁到了山外,自己看中的另一个男人。我现在估计,当时她父亲弄那么大的动静,摁在地上用扁担打,未必没有给对方做个交待的意思——你看,我都这样打了,我也尽力了,她实在不愿意,我也无法!

 

现在呢,老家已经完全变了,许多是挺着大肚子补办结婚证,那位叔伯再也没有跳出来大声骂娘了。当然,也许因为我在北京听不见了,也许因为他人老了,中气不足了,更有可能的是,他老人家习见不怪了,不以为罪了。

 

小山村里是如此,就大城市来说,性的罪,近三十年来,变化真是很大。过去在部队,有的士兵提干以后,看上了小护士,就嫌家里的农村老婆不好,要离婚。那么领导说了,要离婚可以呀,先给你办复员手续,士兵吓坏了,再也不提离婚的事。现在风气怎么样我不知道,但是可以肯定,早已不是几十年前的样子了。

 

性的性质在变化:过去是政治问题,是干群关系问题,是阶级立场问题,现在成了个人问题,成为个人私事。过去结婚,要组织上开证明,婚姻成为整个行政社会的一级,政府管理婚姻,现在当然还是如此,比如准生证的发放,但是总体上,性,婚姻,成了个人的事。

 

所以,警察跑到农民家里逮看毛片的夫妇,这在过去,无疑是抓住了罪犯,这个警察应该受到褒奖的,应该提干,现在却反过来了:这个警察在犯罪。你侵犯了人家的私权利,况且,夫妻看毛片,太正常不过了。还把这个事当个罪,破门而入地抓人家,说明这个警察的脑子,一直没有学习,没有与时俱进,三十年前的抓人办法,到今天还没有改一改。这个事情,所以引起轩然大波,是因为,罪是一个流动的概念,当时以为是的,现在以为非了。

 

那个抓人的警察,错了没有?没有错,实际上他一直是这样抓的。只是对错的标准在变化,所以,他曾经作对的事情,忽然变成了错的。本来是他抓罪犯,结果他因为这一抓,自己犯了罪。当然,有没有判他的违法是另一回事。

 

关于同性恋,我手头有一本书,说的是美国对待同性恋的态度转变,在二战前后几十年当中的变迁。书的内容比较多,细节很丰富,无法几句话转述清楚。但是它说清了一个意思:同性恋当初不但是罪,而且是病,所以心理学家们,精神病学家们,想了无数的办法,包括开颅手术在内,来拯救同性恋,结果表明,有一些同性恋,确实是无法逆转的。后来,同性恋者联合起来,逐渐形成了对于自己的新的认识,并通过不断的抗争,获得了自己对自己,以及整个社会对自己的宽容、认同。这里有一个非常漫长、非常艰苦、非常曲折的斗争过程、挣扎过程。今天,同性恋在很大的一个人群当中,既不被认为是罪,也不被认为是病。同性恋是正常的现象,同性恋者也开始悦纳自己。而且在中国,历史上就有非常丰富的精神遗产,足以支撑起同性恋的精神家园。因此,潘绥铭说,中国的同性恋运动要比西方发展得快。我认为,中国历史上有关爱情的精神遗产很少,在这很少的遗产当中,有很大一部分却是同性恋贡献的。

 

可惜时代变化太快,作为个人,很难处处跟得上时代的发展。罪是一个流动的概念,从历史角度看当然是如此,但对个人来说,又要做另一等讲。比如对同性恋的认识,显然还有许多中国人的看法没有及时升级,用的还是老版本——过时的西方版本,以及文革的思维。

 

在西方的文化版本中,人生来有罪,性当然也是罪,而同性恋,当然更是罪;只有后来的心理学家,持乐观的态度,把同性恋看成病,而且是可以治愈的病——这当然很好,一则给了罪者以解脱、以拯救的希望,又给了精神病医生以客源。通过二战以来的抗争,西方的同性恋,尤其是美国的同性恋,情况已经大变了。

 

但是现在还不要指望所有的人都认同同性恋,都认为那是一种健康的、正常的、正当的生活方式。美国也一样。书中说:“石墙事件二十几年后,许多精神病专家仍然没有做出相应的调整。‘我坚信同性恋确实是人性错乱,而绝非单纯的不同生活方式。每一个我所知道的同性恋者或者病人在精神上都乱得一团糟,’一位学会会员这样写道。而另一个会员的见解则是:‘同性恋绝对是不正常的。它是过分强调性在生活中的内容的产物,因而它将引起自我毁灭。’一位女临床医生的心理医生甚至这样说:‘女同性恋是原始人被长期囚禁而产生的,是不成熟的,不健康的,令人作呕的’。”

 

如果一个有一点社会影响力的公众人物说同性恋是罪,当然也没有错。这说明他没有花时间学习和研究什么是同性恋,他用的是老的版本。同性恋者不需要每一个公众人物都来理解和同情。实际上,许多公众人物不但认为同性恋是罪,他们还认为性本身就是罪,乃至认为,中国的根本问题就是人多,要是死了一半才好呢。实际上当然不是这么一回事。

 

从人口密度看,1995年的人口密度(人/平方公里),亚洲:123,日本331,印度312,新加坡4750,韩国455,德国227,英国240,中国大陆126。中国即使减去一半无效面积,人口密度仍然比日本、韩国和印度等国还低得多,与英国、德国差不多(袁正光,现代文明的基石,140)。至于男女比例失调的问题,用世界视野来看,也有解决办法:越南七女四男,而且越到南边越是美女。又且,越南大专以下的学生,素质普遍高于中国。单就语言一项来说,他们的高中生会四种外语:英语、法语、汉语、俄语。

 

所以,不要在乎公众人物乃至高官说错话。演员说错话就更不要怪他。演员容易吗?大家都是混饭吃,都要吸引观众的注意力,说错话,说怪话,往往是不得不用的办法。

 

大家那么在乎公众人物或者高官的说法,根本原因还在于自己的信心不足。他说他的,我做我的。他伤害不了我,我没有那么脆弱和敏感。当然,如果他伤害了我们的利益,我们不妨出手,拍他的板砖。那个时候,他会知道,说错话也是罪,是要现世报的。因果报应,自是不爽。谁说同性恋是罪,就让他下辈子投胎做同性恋。

 

 

李扁

2007-8-14

  评论这张
 
阅读(245)|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