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李扁的网易博客——性是智慧门

——与性有关,那些微弱的道理

 
 
 

日志

 
 
关于我
李扁  

我叫李扁。合该倒霉,那年念了书,毕了业,混了一个编辑做。鉴于多年受党教育,大公无私的情怀一直都是那么激烈,所以在被李编李编的叫来叫去之后,决定把编的绞丝除掉,叫个李扁算了。没想到效果就有那样的好,有个姓王的,愣是请我吃了一顿饭,商量把这个字让给他,结果我没有让。后来,过了两年,陈水扁同学出来了,也是一个扁字,根本上就没有请我吃饭,也没有同我商量,自己就叫了。这些年,我是一直都被他抢了风头。木得法子。

网易考拉推荐

你打过几个男人耳光——看厚脸皮之有无道理  

2006-04-29 14:33:40|  分类: 李扁性学评论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题记:

 

        2006-4-29上午与慕容非兄聊天。实录如下。若论年齿,我比慕容兄痴长八岁。若论见识和人生阅历,我这八岁,确然是痴长了。但是,怎么办?想想,还真是不好办。

    这一次的聊天,谈论的是男人应该承担的责任。

    扁有个脑欲的说法,以为大脑对于信息的渴求,实在是比男人对于女人的渴求,更甚一筹,更加的宿命。

    早先,国人做皇帝梦,西人做天国梦,后来,西人做科学梦,国人做革命与共产主义的梦,今天,以及早些时候,西人做性与艺术的梦,国人做发财梦。

    皇帝、天国、科学、革命、共产主义、性、艺术、发财,是人放置多余注意力的地方,是人生获得意义的地方。

    今天,国人把注意力从革命、共产主义当中释放出来,大部分都放到发财当中去了,但是发完了,或者意识到发财之不可能,于是,何以措之,是个问题。一个地方是裤裆。就像金矿一样,挖出来就是钱,是硬通货。真是好。

    如何挖法?此次聊天给出一条规则:记吃,也记打。即是说,记得要,也要记得,想要么,是要准备挨打的。如果竟然从来没有挨过打,一直饿着,那是活该。

    如下是聊天全文,一字未改。

 

★慕容非 12:55:26

大人最近有什么出游计划?

马斯洛夫斯基 12:57:00

哦约,好久不见哪。

 

★慕容非 12:57:02

是啊

马斯洛夫斯基 12:57:15

没得。你有没有小秘?

 

★慕容非 12:57:12

刚从广州回来

★慕容非 12:57:19

没有啊

 

马斯洛夫斯基 12:57:57

哦。79的,还不急。还年轻啊。

★慕容非 12:58:19

你想给我介绍一个?

 

马斯洛夫斯基 12:59:52

我公司小姑娘是有几个。

马斯洛夫斯基 13:00:01

中国日报社也有几个姑娘。

 

马斯洛夫斯基 13:00:29

姑娘源倒是没有问题,关键看你自己对这个事的态度。

★慕容非 13:01:19

只能用“火烧眉毛”来概述我的现实状况。

 

  评论这张
 
阅读(276)|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