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李扁的网易博客——性是智慧门

——与性有关,那些微弱的道理

 
 
 

日志

 
 
关于我
李扁  

我叫李扁。合该倒霉,那年念了书,毕了业,混了一个编辑做。鉴于多年受党教育,大公无私的情怀一直都是那么激烈,所以在被李编李编的叫来叫去之后,决定把编的绞丝除掉,叫个李扁算了。没想到效果就有那样的好,有个姓王的,愣是请我吃了一顿饭,商量把这个字让给他,结果我没有让。后来,过了两年,陈水扁同学出来了,也是一个扁字,根本上就没有请我吃饭,也没有同我商量,自己就叫了。这些年,我是一直都被他抢了风头。木得法子。

网易考拉推荐

性文明与艾滋病的逻辑关系及其他(一)  

2006-02-28 16:09:30|  分类: 李扁性学评论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性文明与艾滋病的逻辑关系及其他

 

李申盐

2005-10-112300

 

性是欢乐的事,要不人们为什么非要在吃饭的时候谈那么多的黄段子呢?当然,谈黄段子是一回事,虽然带来不少欢乐,却也不免尴尬与羞愧,如果遇到一个不解风情的,更是大煞风景了。能不能把性谈得既欢乐,又没有任何道德风险呢?能不能把它谈成一件极欢乐极纯粹的事?能不能谈得像西方的大音乐家的一些协奏曲一样,既舒缓又开阔,又像高山流水一般,清脆悦耳,令人陶醉,又能灌溉心田?

 

前日到中国性学会官方网站,谈有关源安堂杯·中国首届艾滋病网络知识有奖竞赛的媒体报道的事,听中国性学会官方网站总编辑李扁先生和执行站长、《中国性科学》执行主编张银俊女士谈性,在恍然大悟的同时又大感意外,想不到,性这个事会被他们谈成这个样子。中国性学会理事长徐天民曾经说,中国性盲比文盲多。难道我是性盲吗?暗地里我还以为自己是个专家呢。当时真是感到自愧不如,现在感觉好多了,大家都是专家么,只不过术业有专攻罢了。他们只是谈虚的,操作的方面怎么样呢?能不能和我一样,得到同样多的实惠呢?实话说,实践是检验真理的标准么,在实际生活当中,我在性的方面还是相当自信的。

 

为了学习起见,为了表达我一贯的谦虚好学的品德,我还是要把那天午餐会上听到的、现在仍然记得住的内容,梳理一下,记成如下这么几条。

 

李扁先生是当年提出性小康的那位记者。性小康被一家媒体评为2004年十大关键词之一。但是现在看来,这位远远不是造了一个新词那么简单,会不会是引导未来的一位性哲学家呢?他自己把这一句话说得很顺溜,“我是伟大思想家”。说的遍数多了,听的人就不能只当作一个简单的玩笑了。有可能产生一个疑惑:他这么说,莫非是真的?有些事情,你真不好说。我知道,一个人老在一个地方耕耘,弄得久了,难免会挖出一些值钱的玩意儿来。据他的说法,如果把性的事情搞清楚了,那么人的事情也就基本上说明白了。如果他真的这样看问题,那么这个事情还真不是开玩笑。

 

我是从人的地域个性的角度来看这个事的。这位李扁先生,是个安徽人,一个安庆佬,不过是个山里人,古南岳天柱山上的人。安徽人有什么特点呢?北京大学著名语言学家高名凯教授说,“除却文化个性,安徽人政治色彩极浓。”安徽人好读书,安庆有句俗话:“去到考场放个屁,也替祖宗争口气。”安徽人确实怪怪的,有一种说不清楚的情结。有人讲:“没有李鸿章,就没有中国的近代化;没有胡适,就没有新文化运动的波澜壮阔;没有陈独秀,就没有1921年中国共产党的缔造。”这个胡适呢,当年就经常吹牛:“安徽出的思想家,多是转移一时风气的断代大人物!”那么,今次这个李扁,这个自詡“伟大思想家”的李扁,真能成为思想家吗?要是安徽出的思想家,多是转移一时风气的人物,那么他能转移一时的什么风气呢?断代,又是怎么一个断法呢?

 

而本次玄谈中的另一位主角,张银俊女士,风格却完全不同。这是一位才女。不惟有才,而且务实。人大中文系毕业,北大新闻传播学硕士,肯定还有家教的缘故——他父亲曾是黄埔军校的学生,所以她能够把事情当真做出来。很难想象她有那么多的人脉资源,这应该和她在卫生部当过处长有关系,她是那个圈子里的人。平台不一样,积累不一样,思考问题的方式也不一样。她开口就说,我们搞一个《性教育促进法》吧,这个事情能做起来。全国人大是你家开的么?很让人怀疑。但是她的意思呢,没关系,咱们有那么多媒体朋友,不就是这么做么?刺激媒体,促进立法,督促政府,另外还能怎么做呢?哎哟,连怎么做都想好了,程序都设计好了?文章也发出来了,题目就是:中国需要一部《性教育促进法》——看来真是成竹在胸啊。想想也有道理,这一代人,三十多岁,接近四十,不正是该他们出来主持局面么?他们有责任开创一个新时代呀。什么也不敢说,什么也不敢做,什么也做不成,光等着,听着,候着,那这一代人算个什么呀?

 

本次谈话的主题,按李扁的说法,叫做“性文明与艾滋病的逻辑关系”。这个提法呢,是李扁在去年1128日《面罩》栏目组邀请李银河、马晓年、徐天民、胡佩诚、方刚、李扁等十位性学家,在“性文明与艾滋病高级论坛”上谈论十大热点性问题的时候提出来的。当时他提出中国性文明的建设面临十个基本问题,这篇讲话后来整理出来,放在新浪网上了,叫做“性小康:直面十个基本性问题”。该文流传很广。

 

今次他们谈到的性文明与艾滋病的逻辑关系大概包含这么几层意思:

 

性文明的发展,有它自身的一个轨迹,有它的一个抛物线。艾滋病是性文明发展或者说性文明的增长过程中遇到的一个事件。这本来是两码事,但是由于艾滋病可以通过性传播,所以两个事发生关系了。这是一个什么关系呢?确实需要摆摆清楚。为什么叫个逻辑关系呢?李扁说,性文明有性文明的逻辑,艾滋病有艾滋病的逻辑,两者一交叉,又有交叉的逻辑,这两者的相互关系,权重将会越来越大,以至于专家以外的每个普通人,包括你我,都会受到它的影响。当前也许还感觉不到,但是它会像刚剥下来的牛皮一样,裹在你身上,一开始觉得暖和,慢慢的它会收缩,一直把里面的人裹紧,最后呢,比真空包装的扒鸡还要紧。如果一开始还有感觉的话,到了变成扒鸡的时候,当然也就不会有什么感觉了。有那么恐怖吗?我怀疑这是李扁在耸人听闻而已。

 

由于出现艾滋病,性文明下一步往哪里走,至少有两种思路:一种是回归传统,要做的事就是,以艾滋病为契机,动员公共资源,整肃当前混乱的性关系;另一种是把这两个问题分开来,把艾滋病当成性文明发展过程中的一个突发事件,针对这个事进行危机公关。这两种思路,屁股坐的位置不一样,感兴趣的东西不一样。学术界分成两派,当然目前有一派声音小一点。但是这一派的力量在增强。这两种力量的博弈,既是民间两种取向的体现,又引导民间力量的方向。每个个人的周边环境都会直接受到这种博弈的影响。所以这不是一个纯粹书斋里的事。

 

  评论这张
 
阅读(161)|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