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李扁的网易博客——性是智慧门

——与性有关,那些微弱的道理

 
 
 

日志

 
 
关于我
李扁  

我叫李扁。合该倒霉,那年念了书,毕了业,混了一个编辑做。鉴于多年受党教育,大公无私的情怀一直都是那么激烈,所以在被李编李编的叫来叫去之后,决定把编的绞丝除掉,叫个李扁算了。没想到效果就有那样的好,有个姓王的,愣是请我吃了一顿饭,商量把这个字让给他,结果我没有让。后来,过了两年,陈水扁同学出来了,也是一个扁字,根本上就没有请我吃饭,也没有同我商量,自己就叫了。这些年,我是一直都被他抢了风头。木得法子。

网易考拉推荐

在哪里积累就在哪里成功  

2005-10-04 23:15:25|  分类: 人到三十古来稀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我最是讨厌我的几个熟人, 见面就要跟我说话,当然我没有当官,他们跟我说话没有一点巴结奉迎之嫌,倒是不见外和表示亲切的意思。但是我讨厌他们跟我说的那个话。年年就是那样两句:你几级了?分到房子没有?这种话不但听得我齿寒,而且耳冷。所以后来我见了这几个熟人就加快些脚步,不但横眉冷对而且直露地表示不屑。倒是人家也不跟我计较,老远就把那张癞脸笑成一朵盛开的桃花。

但是他们笑得有道理,而且就有涵养,事实是证明了的。我是今年九月办妥的复员手续,现在才是十月中旬,我的这几个研究生时的同班同学不问男女都已经搬到硕博楼或者叫做鸳鸯楼里去了,而我呢,不但是住房公积金没有拿到,而且接着住在原来的筒子楼里也已经名不正言不顺了。只有先去找有经验的咨询,而后找到领导说情,请他可怜见,允我宽住几天,并许诺说,也就一年半载。你看我在您这里干了这么多年,一点积蓄也不可能存下,您总不能看着我一出去就住在马路上。

我就是因为三十年来从不关心现实生活中的这些鸟事,所以遇到了这些鸟问题。同学里头有许多人不但当了官,而且出了国,有些当然早已生了儿子,有的已经是副教授了,只有我,忽然流落街头,于是就偶尔有些惶惶然,有些耳热了。

但我知道没有几多事是偶然的。举例说,说大一点,有人替犯法的法盲辨解说,我们从小没见过法律什么样,没有念过,没有背过,没有听说过,怎么现在你就让我遵它守它,那不是让我听鬼说话么,那不是让我用英语讲话么。我总是只有听领导的话做事,总是只有按常理、凭良心做事,哪里就晓得犯了你们在那老远的城里头做的那个法呢。想想也是,总只有长期浸淫,长期渲染,长期积累,经久才会沉淀一点什么下来。

又举一个例,我的一个堂哥哥三十好几没有娶上一个老婆,却把不知从那里学来的一句话跟我说来说去地说了好几回,让我大为恼火。他说,真的,我搞不懂女人。我说,狗屎。你岂止是搞不懂女人,我只想问问,你搞懂过什么?更让人吐血的是,三十好几的人了,不残不缺的,连女人的手也没碰过,谈何搞懂搞不懂,你搞了没有就说搞不懂?这话岂是随便就能说得的,是连谁都能说的么?我就从来没说过。因为我以前是个土得掉渣的土包包,想得昏过去了,就是没胆量去追求;问题也不在于搞不懂。后来,三十啷当岁的时候,婚也结了好几年了,也接触几个女性,发现以我的睿智深邃,女人值得我搞不懂的几稀。

写到这里,我忽然就有些高兴了。我一直是一个胸怀远大的人。我也是有积累的。让我忽然去做生意当然不行,我没有从小就在街上卖葱卖蒜卖冰棍,我也没有从小就想当司机,没有从小就梦想住大房子。但我总归不是那么见异思迁的人,二三十年,总归有个一致的方向一直在跟着我,比如说要做个哲学家之类的。现在眼见得要成了,拖着两条瘦弱的烂腿,喝着西北风,流落在闹市街头——唯一煞风景的是怕被市容纠察队之类的抓了起来,关成一个流氓的同窗,而后被他鸡奸,那就很不好了。我的痔疮很严重的。

字数:1,198 扁 2001/10/21下午2:05

文章引用自:http://www.jiuyiclub.com/club/Announce/Announce.asp?BoardID=999&ID=112

  评论这张
 
阅读(285)| 评论(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