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李扁的网易博客——性是智慧门

——与性有关,那些微弱的道理

 
 
 

日志

 
 
关于我
李扁  

我叫李扁。合该倒霉,那年念了书,毕了业,混了一个编辑做。鉴于多年受党教育,大公无私的情怀一直都是那么激烈,所以在被李编李编的叫来叫去之后,决定把编的绞丝除掉,叫个李扁算了。没想到效果就有那样的好,有个姓王的,愣是请我吃了一顿饭,商量把这个字让给他,结果我没有让。后来,过了两年,陈水扁同学出来了,也是一个扁字,根本上就没有请我吃饭,也没有同我商量,自己就叫了。这些年,我是一直都被他抢了风头。木得法子。

网易考拉推荐

孔子出家  

2010-11-29 19:16:14|  分类: 人到三十古来稀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孔子出家 

李扁/文 

    近读商务印书馆出版、石毓智所著《非常师生——孔子和他的弟子们》,孔门师徒的形象如在目前,仿佛我在其中,时空穿梭,感同身受。

一群人,抛家舍业,到处流浪。不是做生意,不是温州炒房团。没有带棒夹枪,意图不在夺取政权,不像刘备和李闯王,也不是梁山水泊“大碗喝酒、大块吃肉”的好汉。不是求神问卦,或者修仙办道,像各处的山头丛林。不是学外语,强化训练,谋求出国深造。不是搞传销,也不是搞直销。不为求治病,不为求神通,也不为参研长生不老法,或者是得永生。 

他们是求职。求职又不是为了吃饭,而是要把自己的一套让老板全盘接受。 

这一群人,一流浪就是十三四年。这一群人当中,有一个老男人,刚出门打流浪的时候就已经五十五六岁。其余是一帮年轻男子,二十四五岁的居多。有老一点的,也有更年轻的。都跟着这个老男人一起打流浪。也不晓得他们的家长、妻儿怎样想。 

这一群人,是孔子师徒。 

整整两千五百年前,公元前489年,当时的超级大国,吴国和楚国,在弱小的陈国身上逞凶斗狠,孔子等被困在陈蔡之间。彼时,孔子师徒一行已经在外漂泊8年了。 

游走在华夏大地上,这一群孤魂野鬼,开创中国上古文明的许多先河。这一群理想主义者,真是纯粹得很。 

举例说,孔子困于陈蔡之际,学生对他的信心开始动摇。子路和子贡,总结跟从老师游学的经历,可谓从失败走向失败:“夫子逐于鲁,削迹于卫,伐树于宋,穷于陈蔡。杀夫子者无罪,藉夫子者不禁,夫子弦歌鼓舞,未尝绝音,盖君子无所丑也若此乎?”他们的意思,老夫子这一通表演,实在是无耻之尤。老师的整个人生,就是失败的最好明证。 

而孔子怎么看?针对学生的诘问,孔子回答:“是何言也?君子达于道之谓达,穷于道之谓穷。今丘也拘仁义之道,遭乱世之患,其所也,何穷之谓?故内省而不改于道,临难而不失其德。大寒既至,霜雪既降,吾是以知松柏之茂也。┅┅陈、蔡之厄,于丘其幸乎!” 

听到这一番教导,子路和子贡如饮甘露。子路“抗然执干而舞”,子贡呆若木鸡,喃喃自责:“吾不知天之高也,不知地之下也!”孔子师徒所证的,是这样纯粹的道。此一场景,被今人李敬泽称为“中国精神的关键时刻”。 

这是一群幸运的求道者。这也是人类文明史上,最温馨、最浪漫的时节。 

在孔子眼中,道就是道。孔子生在一个纯粹的时代,而他也保持了一份纯粹。虽然孔子的浪漫,已然十分残酷。但后人不幸,已经难得如此了。 

在今天看来,面对学生的问责,孔子给出的回答,难道没有狡辩之嫌?比如,后人就觉悟到,枪杆子里面出政权。何必这样流浪,你有这一群人,啸聚山林,先取小国,再取大国,自己把政权拿在手里,事情不就成办了吗?力之所存,道之所存也。 

孔子出家 - 李扁 - 李扁的网易博客——性是智慧门

传说当中,这一群人并非文弱书生,孔子自己就是身高九尺,力能举鼎。革命不是请客吃饭,温良恭俭让怎么能够力行其道?后人聪明许多许多:只有拿在自己手里,才靠得住。有些东西,放在别人手中,你始终是无法得心应手地使用的。 

看看最近。小学时候,我们学过一首诗:“砍头不要紧,只要主义真。杀了夏明翰,还有后来人。”孔子至此,是两千四百多年。此时求道,方式、际遇已是大不同。 

其实岂需要过两千四百年?实际只过了五百年,在欧洲,就有传道者耶稣,被钉在十字架上。若这样说,就还要算到苏格拉底(前469年—前399年)。孔子陈蔡之困后20年,苏格拉底出生。苏格拉底之死,据说是“被喝”毒药。苏格拉底之死,又较之公元1600年坚持日心说的布鲁诺之死温情多了。布鲁诺,在鲜花广场被活活烧死。鲜花广场,是卖花的地方。 

如果说,布鲁诺死在此地尚不失浪漫,那么,中国方孝孺之死可就惨烈许多。方孝孺死难的年代是1402年。他是被“磔于市”,也就是当众分裂肢体。更被诛戮“十族”,共800人。 

所以,道,从来就不是一个好东西。求道,从来就不可能走一条坦途。 

所以,老子实在是厉害。又能得道,又可以善终,不愧是老子。所以,张良厉害,他才真正做到了六世达赖仓央嘉错著名情诗的境界(注:译者曾缄(1892-1968), 毕业于北京大学中文系,受教于黄侃): 

曾虑多情损梵行,入山又恐别倾城。

世间安得双全法,不负如来不负卿。 

达到“双全”境界的,中国有张良,美国有华盛顿。这两位,确然是做到了。纵览中外古今,有这种幸运的人,毕竟不多。印度圣雄甘地,力行非暴力不抵抗运动,最终被暴力残杀。 

释迦牟尼佛又如何?据说,佛陀当年的真实经历,在《佛说未曾有因缘经》中有还原。事实上远没有后来的佛经当中那样浪漫,又是放光动地,又是天女散花。 

昨天去参加一个企业家的培训,组织方叫做“盛和塾”,传播日本经营之圣稻盛和夫的经营哲学。有讲师郭弘涛说,“有的人,活在本我欲望当中;有的人,活在自我价值当中;有的人,活在群我意义当中。” 

孔子师徒,对道的坚持,已经超然于本我欲望,亦且跨越了自我价值,安住在群我意义当中。 

前些时,有幸跟随南怀瑾先生的弟子、著名“三剑客”之一的王绍璠先生,学习祖师禅。王先生说,出家并非剃个光头。而是像他这样行,没有家,有家也是几十年不回,这才叫出家。 

这倒符合净宗大德净空老法师所说:出家分四种,即身心俱出,身出心不出,心出身不出,身心俱不出。 

孔子出家,极致浪漫之旅。

 

字数:2,008

日期:2010-11-29

  评论这张
 
阅读(1834)| 评论(4)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