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李扁的网易博客——性是智慧门

——与性有关,那些微弱的道理

 
 
 

日志

 
 
关于我
李扁  

我叫李扁。合该倒霉,那年念了书,毕了业,混了一个编辑做。鉴于多年受党教育,大公无私的情怀一直都是那么激烈,所以在被李编李编的叫来叫去之后,决定把编的绞丝除掉,叫个李扁算了。没想到效果就有那样的好,有个姓王的,愣是请我吃了一顿饭,商量把这个字让给他,结果我没有让。后来,过了两年,陈水扁同学出来了,也是一个扁字,根本上就没有请我吃饭,也没有同我商量,自己就叫了。这些年,我是一直都被他抢了风头。木得法子。

网易考拉推荐

男女之间有两种关系:供养关系和买卖关系  

2010-12-09 18:51:42|  分类: 李扁性学评论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男女之间有两种关系:供养关系和买卖关系

——再谈卖淫合法化

 

李扁

2010-12-8

 

事件背景:


中国民间女权工作室,是新时期中国的一个崭新事物。作为一个不可能注册、得到合法身份的民间NGO,最近它有几个动作,颇具象征意义。

一个是在玉树地震之后,这个由性工作者组成的草根NGO,自发向“姐妹们”募捐善款,捐给灾区;一个是退出中国红丝带邮件组与一些民间组织联盟。它在声明中说:“经过与组织内部人员的商量,中国民间女权工作室认为目前,不论是经济能力,社会环境各方面,我们都不能适应目前状况,以一个组织或机构的名义去生存。我们很努力地想成为一个真正的草根组织,去做一些服务工作。可发现,怎么努力,都无法站着生存。这几年,经历了风风雨雨,也带着理想,尝试了许多,可结果总是那么灰暗。我们的目标并不是为了能活下去,养活一个没有灵魂的组织,有什么屁用。我创立工作室,是为了能做一些自己认为有意义的工作,是希望这个工作室,有独立的思想,有灵魂,有自己的风格,而后成为一抹正义与良知的烛光。现在,我的网站被关闭,我的自由被破坏掉了。”“可为什么我们想做这样的工作,却偏偏得不到支持?既然不支持,就算了吧。我们自己走自己的路。不想借用你的繁华来陪衬我的落漠,爷走了┅┅”
再一个动作,就是向政府提出要求:性工作合法化。

这个问题,学术界议论较多。如,青年性学者徐兆寿,曾于2005年发表《对卖淫非罪化的研究》一文;2006年,青年性学者李扁,向全国人大递交万言书,《就“卖淫合法化”及“淫秽物品罪”问题提请违宪审查——致全国人大的建议书》。这个问题,比较复杂,值得进行深入的学理探讨。
 

点评:

 

据说中国有400万-600万性工作者,但在学理上,和国家的法律当中,这个群体并不存在。即便存在,也是非法的。

主流社会对于此事的理解是:这属于灰色地带。并且往往体现出宽容的胸襟:没有办法,生理需要。况且,人性就这个样子。存在可以,承认是不可能的。地方政府,则完全不考虑国家理论的自洽性,一切只从经济发展的角度,鼓励和怂恿这一产业的发展。并通过响应中央的扫黄打非,来体现地方和中央的一致性,及对上负责的精神。

这个事情上体现的断裂,相当之严重。 

新中国建政的道德基础,最重要的基石之一,乃是要解放妇女,这是对于数千年封建礼教的反动,是对五四精神的延续和体现。建政初期改造妓女,调子起得太高,做法太漂亮、太深入人心,所以从国家层面,不好改弦易辙,马上又回到从前,给予性工作合法性。

不给予性工作合法性的另一个原因:广大在婚的妇女,把性工作者当成最危险的敌人和竞争者,加以仇恨和敌视,恨不能全部歼灭而后快。从这个意义上讲,扫黄打非,虽然只是走走过场,却得到无数在婚、正统女性的大力拥护。一切存在皆有其合理性,扫黄打非几十年如一日持续存在的合理性,就在于它反映了广大传统女性的呼声。

从这个意义上看扫黄打非,实在是很有些荒谬,完全是属于恶搞——扫黄打非,其实就是男人合起伙来,骗骗老婆们而已呀。卖淫嫖娼,是男人们所需要的;扫黄打非,是女人们所需要的。为了平衡这两个需要,终于形成了这样的事实:卖淫嫖娼是常态,稳步发展;打黄打非是变态,或者说异态,偶尔表现一下,做个交待。

社会就是这样扭曲和矛盾。这样一来,现实当中出现诸多尴尬:几百万妇女的生存之道没有合法性,弱者反成害人虫;警察系统既当执法者又当保护人,逻辑上矛盾重重,政府形象大大受损;不但人与人的矛盾、生产关系层面的矛盾没有办法解决,人与自然的斗争当中,病毒、病菌所代表的一方,则因此大大受益。性病艾滋病毒若然有灵,一定是笑疯了。据说,艾滋病毒已经传播到一般人群当中来了。旧时王谢堂前燕,飞入寻常百姓家。但这绝不是什么好事情。

怎么办?

要走出困境,不可能削足适履。不能用理论来框社会,来校正实际。中国历来的做法,是进行理论创新。理论必须要联系实际,实践是检验真理的唯一标准。当年,我们不曾被市场经济难住。市场经济是工具,既不姓资,也不姓社。有这样一个理论杠杆,地球就可以被撬起来了。

要解决当下的问题,怎么办?仍然要靠理论创新。 

我们要用一对新的范畴来解决这个实际问题。那就是,要正确认识生产关系。男女关系,是生产关系当中最核心的关系之一。而男女关系,又可分为两种:一种称为供养关系,一种称为买卖关系。

供养关系,即是在一段时间内不好精确测度和换算的关系。在这个关系范畴里,一次就是一万次。受人滴水之恩,当以涌泉相报,就属于这种关系。认命,接受命运的安排,从一而终,嫁鸡随鸡,嫁狗随狗,都是这种关系的生动体现。这是主流社会所一直倡导和维护的关系模式。建国以来,第一个三十年,倡导和维护的就是这种关系。传统的一夫一妻、白头偕老,也是这种关系导向的反映。

改革开放以来,以经济建设为中心的三十年,人是经济动物的属性,得到淋漓尽致的展现。人和人之间,包括男女之间,倡导和起主导作用的,是买卖关系。买卖关系,是可以精确测度和换算的关系,遵从市场规律,突出人的理性。这种关系的出现和被认同,是人性的解放,和自由的实现。

怎么就解放了?怎么就自由了?那就是,一口价。本来呢,很多事情,是根本上无法算、算不清的。怎么办?来个为道日损,就这样了,一口价。性的问题,就是如此。

性是能买卖的吗?不能。人是商品吗?不是。但是怎么办呢?虽然性不能买卖,虽然人不是商品,但是总要互相慰藉、互相温暖。性不能卖,人不是商品,但是服务,总是可以交换的。于是,陪聊可以拿钱了。又于是,三陪可以拿钱了。更于是,性工作者达到数百万之众。于是乎,文强出来了。就这样。你说不能买卖,可它买卖就是火。

所以,承认男人和女人之间,除了供养关系,还应看到,确实存在买卖关系。婚姻法要修改,说是承认婚前财产,这个承认,本身就是对供养关系的亵渎。爱情已经不纯粹了,婚姻已经不纯粹了。这里头掺杂着太多的铜臭了已经。

所以,虽然现在仍然撕不下这块遮羞布,即便完全遮不住了,还遮了许多年,但是终究,买卖的关系,还是会得到承认的。这个不丢人。死不承认才丢人。

有网友看到我的此篇言论,说:男的卖淫合不合法?女的包养合不合法?我发现你就是男权主义,忍不住想骂你。我的回复是:骂骂也是对的。但我的理论是开放的。男的也可以卖,女的也可以包。 

字数:1,775

日期:2010-12-8晚20:25 

字:2,518

改:2010-12-9午13:39

  评论这张
 
阅读(5639)| 评论(25)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