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李扁的网易博客——性是智慧门

——与性有关,那些微弱的道理

 
 
 

日志

 
 
关于我
李扁  

我叫李扁。合该倒霉,那年念了书,毕了业,混了一个编辑做。鉴于多年受党教育,大公无私的情怀一直都是那么激烈,所以在被李编李编的叫来叫去之后,决定把编的绞丝除掉,叫个李扁算了。没想到效果就有那样的好,有个姓王的,愣是请我吃了一顿饭,商量把这个字让给他,结果我没有让。后来,过了两年,陈水扁同学出来了,也是一个扁字,根本上就没有请我吃饭,也没有同我商量,自己就叫了。这些年,我是一直都被他抢了风头。木得法子。

网易考拉推荐

公务员改革:倒过来看更好懂  

2010-02-26 18:16:20|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将来政府里哪些部门比较不好混?

——兼论休产假要不要发加班费 

李扁

2010-2-25

我对于公务员一向有一个错误看法,或者说是个人偏见。我认为,那只是一些有福、命好的人混日子的地方。至于他们的工作精神,大抵就一个字:“混”。

很多证据支持我的这个偏见。一个是看那些历史题材的影视,比如说,过年期间刚看了一遍《贞观长歌》。张玄素教侯君集当吏部尚书。这侯君集是个武将,现在当了尚书,是要到弘文殿值晚班的。值晚班干什么?批文件。一个国家,晚上总得有个要员守候,处理急事。侯君集不懂专业,批不了文件,咋办?张玄素教他:不办。那不办能行吗?张玄素说,好办:急的半夜直接送皇上;不急的留到明天交给部下办。这样,皇上也高兴,觉得你又谨慎又负责;部下也高兴,觉得你放权。侯君集当下大悟:原来尚书是这么当的。我看了也很高兴:这混日子的学问还真是挺有学问。也明白我为什么没有当上官,原来竟是没有这等混的智慧,所以心下也就平衡不少。

另一个是现实题材。近日看到几则关于公务员改革的新闻。横看直看没看懂,倒过来一看,我仿佛看懂了。看懂了什么?我发现,公务员改革,是先把那些不好混的岗位交出去,弄成聘任制了。而剩下来的,则是用传统的“混”的智慧和办法还能守得住的岗位。

我这个看法对不对,是不是具有指导意义,请大家看这两则新闻。2010年2月5日,有个关于深圳的新闻。新华网的报道是:深圳公务员告别“铁饭碗”时代:聘任制是改革方向_;人民网也做了报道,题目是:人民调查:深圳公务员改革7成将聘任 过半网友支持。另一条新闻,是搜狐网转发新华网广州2010年1月16日电:广东佛山将试行公务员聘任制。新闻说,“公务员聘任制适用于两类职位:一是专业性较强的职位,主要集中在金融、财会、法律、信息技术等方面。二是辅助性职位,事务性强,如书记员、资料整理、文件分发、数据录入等方面的职位。”

我的以上看法对不对?先不论其对不对,总体上我认为这种改革还是很有进步意义的。

比如说,法律仲裁委员会,是个有一定技术含量的活儿,专业性是比较强的。有专业,就得讲认真,就得讲专业性,光靠混,有时候是行不通的。就算以前很好混,但那只是历史的经验。现在这些老百姓,学历也有,知识也有,钱也有,关系也有,办法也有,还有一些是胆大包天的,甚至是有着和政府打交道的丰富经验的。他跟你一较真,通过法院一告,通过媒体一炒,关注的人一多,作为公务员,你就得凭专业说话了,光靠“混”,或者“横”是不行了。

为什么不行呢?在我的认识当中,官员们固然应该官官相护,但是也得两害相权取其轻。在任何争执当中,政府固然应该首先保护它的雇员,对其雇员进行“无罪推定”,或“无错推定”。但如果其雇员错谬太多,以至于反反复复、千方百计也包庇不住的时候,就不能不忍痛割爱、丢车保帅了。

在这个前提下,就好理解公务员聘任制的合理性与进步意义了。合理性在两个方面:一个是可以让专业的人做专业的事;第二个,可以少让政府背包袱。背什么包袱?因为你以前混来混去,政府明明知道是你错了,可也不好天天“双开”你呀。今天开一个,明天开一个,也不是个事啊。怎么办?没法办,只好给你背起来。但是背的时间长了,政府的公信力可就下降不少,政府的名声也就不好听了。聘任制不同,起码要求可以严格一点。如果事情没做好,开掉也不是问题。政府随时可以找到责任人,不必给所有公务员的错误埋单。这项措施,实际上是在政府的核心与公众之间建立了一个缓冲带、安全区、减压带。

我手边有一个现成的例子,说明某些岗位的公务员,确实很有必要采用聘任制。

深圳市龙岗区劳动争议仲裁委员会,因为一个很“小”的疏漏,这次被深圳山厦医院抓住了,恐怕是“混”不过去了,要栽一个小跟头。

事情的经过很简单,当然相关的文书很多。我理了一下,实际上只有这么一件很简单的事:深圳山厦医院,有一个员工,离了职。她看到国家出了规定,对最低工资有规定,所以向深圳市龙岗区劳动争议仲裁委员会提交一个申请,要求深圳山厦医院补点儿钱。本来补钱倒也不多,算来算去,大概才有五千多块钱。要按一般医院或企事业单位,这么一点钱,给也就给了。但是深圳山厦医院是一个民营医院,有很奇特的作风,有很强的个性。比如说,它真能做到“先抢救,后交钱”;它真能做到不送礼;它制造过几起轰动全国的新闻,如“钢盔事件”,如“状告云南省长秦光荣”。它又能做到违反国家的规定,不是肺结核的专科医院,按说是绝对不能收治肺结核的,但相关部门几次去给它关门,却没有关掉,它至今仍把“一个月治愈各型肺结核”的广告竖得高高的。而且,中央电视台、人民网、新华网、新浪网,还不停地约董事长杨玉山去做访谈。杨玉山的作风一贯强悍:该给的钱,给多少都可以给;不该给的钱,一分也不给。

这次,深圳山厦医院和深圳市龙岗区劳动争议仲裁委员会就这件事情搞了几个来回。后者在出具仲裁裁决书的时候出了一个纰漏,缺乏专业精神,不够认真;而且在后者指出问题以后,仍然放不下脸面补救,还打算“混”过去了事。结果前者便要把这个纰漏放大。什么纰漏?即是那个员工,2007年10月1、2、3、4等几天是在休产假,本来她在申请补发工资的时候倒也没有提出来要补这几天的工资和加班费,但是后者,深圳市龙岗区劳动争议仲裁委员会,要么是工作疏漏,要么是出于同情“弱势群体”的“朴素的阶级感情”,在裁决书上,把这几天也算进去了。这就造成一个什么结论?那就是,深圳市龙岗区劳动争议仲裁委员会,裁定员工在休产假的时候应该拿加班费。

深圳市龙岗区劳动争议仲裁委员会的纰漏在什么地方呢?据深圳山厦医院介绍,员工休产假时,在法律追诉期前。所以员工本人没有申诉要产假期间的加班,但仲裁判给他了。所以,就是仲裁委员会主动给她多要点钱。人家没有要求,法律也不支持,他们就这么判了。搁在一般的企业,也许就算了,一共两百多块钱,何必呢?平常大家习惯了的,谁会这么较真?谁知道遇上深圳山厦医院这么个主儿。深圳山厦医院对此裁决结果还进行了投诉,投诉时告诉他们,山厦医院的事比较特殊,不要当儿戏,谁知人家并不在乎。

深圳山厦医院要拿这个事情做文章,要求深圳市龙岗区劳动争议仲裁委员会改判,并要让社会知晓这个事,这对于后者可能是个伤面子的事情,但在外人看来,比如在我看来,这未尝不是一件好事。不认真的毛病,混日子的习气,是该调理一下了。投诉不认帐,只能说明是习气过重。有人说,法律其实也就那么回事。两百多块钱就更不值一提。但是深圳山厦医院偏偏较真。我倒认为,这个较真,弥足珍贵。如果全国再多几家医院,像这个样子,卫生部门就不会那么昏聩无脑了。政府需要砥砺。只有多一些认真的企业,认真的公民,才能逐渐砥砺出政府的清新、敬业之风气。从这个角度,实在应该称赞深圳山厦医院的努力。上级政府若有胸怀,实际上是应该以某种方式激励或奖赏这种举动的。 

字数:2,744

  评论这张
 
阅读(1488)| 评论(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