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李扁的网易博客——性是智慧门

——与性有关,那些微弱的道理

 
 
 

日志

 
 
关于我
李扁  

我叫李扁。合该倒霉,那年念了书,毕了业,混了一个编辑做。鉴于多年受党教育,大公无私的情怀一直都是那么激烈,所以在被李编李编的叫来叫去之后,决定把编的绞丝除掉,叫个李扁算了。没想到效果就有那样的好,有个姓王的,愣是请我吃了一顿饭,商量把这个字让给他,结果我没有让。后来,过了两年,陈水扁同学出来了,也是一个扁字,根本上就没有请我吃饭,也没有同我商量,自己就叫了。这些年,我是一直都被他抢了风头。木得法子。

网易考拉推荐

性工作者捐款,透明纯净  

2010-04-22 11:56:10|  分类: 李扁性学评论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性工作者捐款,透明纯净

 

李扁

2010-4-22

性工作者捐款,透明纯净

照片描述:一共367

 

今天上网,看到一条消息,武汉性工作者有人牵头为玉树灾区募款。善款不多,367元。参与人数不多,一共有25位性工作者参与了捐款。但见此消息,我唯有赞叹。

性工作者,长期被社会视为不道德的代表,卑贱、无良、无耻的代名词,既不合法,又不高尚。在道德和法律两个方面都不见容于社会。这一份工作,一般也称不上工作。所以有留言说:“什么叫性工作者?我不懂。”

实际上,是社会的需要催生了这个群体。恩格斯说“社会的需要比十所大学更能推动社会的进步。”社会的需要,就是一个个男人的需要,就是一个个社区的需要,一个个城市的需要。所以休闲区、洗头房、洗浴中心、大小宾馆应运而生,投入到这项社会服务当中去。

另一方面,社会要兑现那个政治诺言,“让一部分人先富起来”,后面还有一句,“先富帮后富”。但是,怎样帮法?中国社会至今没有找到这条有效路径。没有。所以前几年出来一些奇奇怪怪的高论。比方说包二奶,就被一些社会学家称为重新分配财富的方式之一。我就搞不懂了,在这些专家教授眼中,究竟什么是财富?美女是财富,还是金钱是财富?你包二奶,是你获得了财富,还是二奶被重新分配了财富?包二奶,是你先富,二奶后富?

有人把“小姐”,或者说妓女也好,性工作者也好,看成好吃懒做、好逸恶劳的道德败坏者,鄙夷和谴责,并加以羞辱、作贱。但我始终把这一阶层看成社会结构的必然。是因为社会的需要,男人的性需求,加之先富帮后富的政治承诺尚没有找到有效途径,两个原因导致有一批人,500万也好,2000万也好,投入这个行业,提供这个服务。总有一些人要从事这个行业。正如总要有一些人当官,总要有一些人做警察,总要有一些人当军人,总要有一些人当老师,等无区别,唯有分工不同。

实际上,性工作者的群体,所从事的工作,和工作的场所,以及收入,也有很大差别。有些人日入数万,有些人经常上电视,做大明星,甚至国际红星;有些人,日入数元,门可罗雀。就人数来说,前者总体上是少的,后者则是千千万万。

此次武汉性工作者捐款,是最底层的同胞在捐款。此次捐款数额虽少,但是她们的良心天地可鉴。我完全赞同此次活动的组织者“流氓燕”的判断:“虽然社会对性工作者抱有很大的偏见,道德与法律都不允许性工作者的存在,但在底层的性工作者,仍然保持着平民的善良与纯朴。”

我看到,这些性工作者,其身体和工作环境是否比那些高高在上、光鲜无比的人们干净,虽不好说,但他们心灵当中,无疑地保有一份纯净。许多的恶,许多的毒,既不是她们从家乡带来,也不是她们天生本具。她们恰恰是这些恶与毒所侵害、吞噬的对象。

如按照佛家的逻辑,这些同胞,前世所修的福报,显然没有那些贪官们大。所以她们此一世要接受这种不见容于道德和法律的生活方式。按照此一逻辑,我更看到,由于这些姐妹此生既舍内财(即是舍身),又能舍外财(如向玉树捐款),所修福报,实在是大如须弥山。下半生或未来生,定有无比的福报。所以我随喜功德,加以赞叹。

字:1188

QQREADER7177AA4E5C431E66

 

附一:我的留言。

引用 举报 5色不异空 评论时间: 2010-04-22 10:02:17

欢迎捐给中华慈善总会,指向1+1心联行动。

附二:

有25个姐妹捐款,玉树,请接受姐妹的祝福

书颜    发表于2010042200:02 阅读(27) 评论(5) 分类: 个人日记

举报

2010421,举国上下为玉树受难的同胞举行哀悼仪式。中国民间女权工作室于21日晚上八点,集合志愿者,点上蜡烛,为玉树祈福。活动结束后,工作人员一起走访休闲店,鼓励性工作者姐妹们为玉树的同胞捐款。

这一天晚上,我们走访了9家休闲店,一共有25个姐妹参与了捐款。其中,6个姐妹是老板娘。募集的捐款一共是:367元。

虽然钱不多,但这是姐妹们的血泪钱,是姐妹们的一片心意。她们不是有钱的性工作者,她们都是生活在城市底层的,普通性工作者。她们的年纪很轻,她们穿着朴素。她们虽然从事着性工作者,但请你们不要忘记了,她们也有善良纯真的心,也有强烈的社会责任感,也是社会的一份子!

我们今天去让姐妹捐款时,有几个姐妹都说,已经去银行捐了!

婷婷说得很好,性工作者在关注着这个社会,关心着灾区人民,可有谁关心过性工作者?

姐妹们每天守在电视机边,打发无聊的时光,同时,也为灾区的同胞,流了不少眼泪!

这一点,你们知道吗?

——————————————————

我们不知道怎么处理这笔钱,虽然为数不多,却是沉甸甸地一笔钱!

我们想联系当地的民间组织,希望能帮助性工作者姐妹接收这笔钱,然后郑重地转交给当地慈善部门,我希望你们能重视,性工作者的爱心!

如果有能帮我们达成心愿的朋友,请联系我们。谢谢!

今天的活动,大家都感动得一踏糊涂。那些纯朴的姐妹,那些青春可爱的小丫头,她们不应该生活得这么辛苦,这么委屈。

请你们爱性工作者,性工作者也会爱这个社会!

 

中国民间女权工作室组织性工作姐妹为灾区募捐

书颜    发表于2010042209:45 阅读(11) 评论(0) 分类: 个人日记

举报

421全国哀悼日,武汉关怀性工作者团体民间女权工作室组织性工作者姐妹为玉树地震灾区灾民募捐。参与募捐的有九家休闲店,25个性工作者。

休闲店的性工作者,是性工作者中较为弱势与贫困的群体。她们大多来自山村,没有很好的就业技能,因无业贫困才从事性工作者。在这次募捐中,年纪最大的性工作者52岁,年纪最小的17岁。

当晚,性工作者团体约见的性工作者有31人。其中有4人不愿意参与募捐,另外2人已经在银行捐过了。来自四川的性工作者姐妹,身上的钱不多,向朋友借五十元捐进了捐款箱。而休闲店主张女士则痛快地带头捐了一百元。她告诉前来组织募捐的工作人员,我是来自江西的,05年,我的家乡发生地震,房子都震垮了,也是好心人捐款给我们。人在这世上,谁都会有危难的时候,遇上困难,应该是大家互帮互助。

姐妹们不仅认真捐了款,还为玉树同胞写上了祝福的话语。

虽然社会对性工作者抱有很大的偏见,道德与法律都不允许性工作者的存在,但在底层的性工作者,仍然保持着平民的善良与纯朴,每天坐在电视机前关注着来自灾区的报道。

近两年,政府加大了扫黄力度,许多性工作者姐妹的收入明显降低。这些休闲店的姐妹,与客人交易一次所得的收入是5070元。

因为生意不好,她们每天晚上只能接两三个客人,有时候一个客人都没有。但是为了生活,她们从晚上七点,一直等客要等到凌晨两点左右…….

这些性工作者姐妹,月收入大约在23千元左右。她们穿着跟学生一样廉价的衣服,使用的是最廉价的化妆品。平时的娱乐,就是上网聊天,玩游戏。不管在休闲店里,还是在街上,她们与普通的外来打工妹,没有任何不同。唯一不同的是,她们在夜晚会化上浓妆,穿单薄的衣裳……...

 

性工作者捐款,透明纯净

性工作者捐款,透明纯净

  评论这张
 
阅读(3910)| 评论(37)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