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李扁的网易博客——性是智慧门

——与性有关,那些微弱的道理

 
 
 

日志

 
 
关于我
李扁  

我叫李扁。合该倒霉,那年念了书,毕了业,混了一个编辑做。鉴于多年受党教育,大公无私的情怀一直都是那么激烈,所以在被李编李编的叫来叫去之后,决定把编的绞丝除掉,叫个李扁算了。没想到效果就有那样的好,有个姓王的,愣是请我吃了一顿饭,商量把这个字让给他,结果我没有让。后来,过了两年,陈水扁同学出来了,也是一个扁字,根本上就没有请我吃饭,也没有同我商量,自己就叫了。这些年,我是一直都被他抢了风头。木得法子。

网易考拉推荐

王振耀和他的“十五个老婆”  

2010-07-12 09:42:25|  分类: 青艾工程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王振耀和他的“十五个老婆”

——兼论中国公益慈善事业未来之路 

 

李扁/文

 

近日有个新闻,很有一些人兴奋。即是民政部前司长王振耀忽然辞官不做,跑到北师大去当教授去了。新京报做了个调查,第二个问题“你怎么看王振耀辞做学者?”认为王振耀因“仕途上升无望”而辞职的居然占到了66.23%之强!新京报说:“这是一个令人沮丧无比的调查结论。”(新京报《评论周刊》201073日,总第100期,B01版) 

 

我是一个喜乐的人,不喜欢看到人沮丧,更何况是“沮丧无比”呢?没办法则罢,有办法时,我多么愿意看到你破涕为笑。所以写这篇小文。 

 

我和王振耀先生打过两次交道。一次虚一点,一次实一点。第一次,是20061223日晚。那天,中国青少年艾滋病防治教育工程(简称:青艾工程)在中国科技会堂举办启动仪式。这是个公益项目,由中华慈善总会和中国教育学会主办,所以启动仪式上来的要员、名流很多。全国人大许嘉璐副委员长、全国政协张怀西副主席来了,这两位是总顾问;白岩松来了,他被聘为形象代言人;濮存昕于第二天中午,匆匆从机场赶到,来自全国的许多老师尤其是女老师想看到他。大陆和台湾的多位重量级性学家、艾滋防治专家有出席和发言,因为这是个推动防艾教育和性教育的项目么。

王振耀和他的“十五个老婆” - 李扁 - 李扁的网易博客——性是智慧门

 

 

王振耀和他的“十五个老婆” - 李扁 - 李扁的网易博客——性是智慧门

王振耀先生彼时是国家减灾中心主任、民政部救济司司长。应中华慈善总会之请,他也来了,并且做了一个关于中国公益慈善事业发展状况的讲话。今天我找出我整理的他的发言,才发现,他当时给青艾工程出的招,实在都是高招。我今天重看时,很有些错愕——这三四年,我难道一直在试错吗?我最终摸索出来的路子,他四年前就说过了呀?!(见:王振耀指导民间组织:和政府合作不是黑五类 

 

如果说事实是对的,事实才是检验真理的标准,那么,彼时我可就错了。当晚我在现场,我做什么去了?挂一漏万去了。“一”是现场有个听众,向王振耀司长提了一个问题,而王也回答了。但王的这个回答,我当时认为是错误的。“万”是他给青艾工程指的路、出的招。

我记得当时的问答。有人问王司长:中国对基金会管得太死了,能不能放开?放开有利于公益慈善事业的发展嘛。王振耀司长的回答,我至今记得十分清楚。用词会有出入,意思应当无差。他说,国家已经批了十几家,大概十五六家大型基金会,也给了许多优惠政策。那么我要问了,既然批了这么多基金会,也给了这么些优惠政策,但是这些政策,有没有用足呢?如果没有用足,岂不是资源浪费,为什么还要批新的呢? 

王振耀和他的“十五个老婆” - 李扁 - 李扁的网易博客——性是智慧门

 

王振耀和他的“十五个老婆” - 李扁 - 李扁的网易博客——性是智慧门

 

我纠结于王振耀司长的这个回答。因为,自2003年以来,我就有这么一个明确的期待或盼望——期待和盼望,中国公益慈善事业逐渐迎来一个开放的格局。对我来说,青艾工程是一个项目,是一块试验田,它承载着我的这个期望,即是探索一条中国公益慈善事业的道路。 

 

王振耀的整个发言很精彩,唯有那个回答,令我难于接受,但不好表示异议。因我当时是活动主办者,“当家不闹事”,只是欣欣然跑前跑后,照顾会场,偶尔帮忙递个话筒啥的。并且,要是提出不同意见,怎么提法?总要乖巧一点、巧妙一点,不然的话,太生硬,不圆融,既不能把道理说清楚,弄不好还伤了和气,那就不值了。 

 

随后几天,我想到一个比喻,大约能够把问题说清楚。这个比方,仍然是从性的角度来说事儿的。没办法,三句话不离本行。内容如下:假如十五个人都有老婆,这十五个人的老婆,都闲在家里,没有被“用足”。那么,别人,能去把这些老婆用足吗?不能——为什么?用人家的老婆,成本太高了。解决方案是什么?人人都应该有自己的老婆。 

 

基金会等民间组织同样如此。无数想做公益慈善项目的个人、企业,若要通过这些有合法资质、享受国家特殊优惠政策的基金会来做事,那并不是一件容易事。因为,每个组织都有自己的法人,都有“一支笔”。这就存在一个合作模式和合作成本的问题。 

 

解决方案是什么?是像改革开放的三十年一样,像放手民私营企业一样,敞开注册,让“人人都有自己的老婆”吗?第二次去见王振耀司长的时候,我很想与他做一点探讨。 

 

第二次见到王振耀司长,是2007112日下午。青艾工程的两位具体负责人,办公室正副主任张银俊和李扁,到民政部救济救灾司王振耀司长办公室拜见、求教。去之前,我征求张银俊主任的意见,她说,最好不谈这个“老婆问题”。我们当前的主要任务,不是务虚,而是务实,不做理念探讨,而是要把青艾工程做起来,重点应向他请教这个。 

 

当天下午,王振耀司长所谈的主要意思,与头一次无异。前次说过,“这个事情(指青艾工程),我认为应该上升到民间和政府形成一个合作机制,劝政府进来——这个事情对民族有好处,对下一代有好处,民间带头,政府跟进,最后平等合作。我认为应该是这样,五年普及到全国每一个角落,学校要普及,社会要普及。”“教育部、民政部,前边是两会(中华慈善总会、中国教育学会)加一个办公室(青艾工程办公室)来带头,别的部委来跟进,最后找几个地方政府,先做普及。”“公益事业,民间先创意,政府再投入。”按照这个意见,“十五个老婆”,还是“每人一个老婆”、“人人有老婆”的问题似乎不是问题。一定是要先把“十五个老婆”以及这些“老婆”的“娘家人”或者“婆婆”用起来再说了。 

 

他说的几个新意思,却仿佛是对着我心里的意思来的,虽然我并没有表露出来。他说,“中国古典知识分子,大家不会做具体的事儿,而后把具体事儿上升到意识形态。”“政府可不是说说就支持。”“你得先做,做出信任来。”“一定要有详细方案,方案要可行。”并且批评我说,“你原来的方案,就没有想到做政府工作的困难?”他说,慈善晚宴等活动,“这些活动,要通过学校跟人家市政府联系”,“不需要理念,是个组织问题。得有组织。”“策划上非常重要,每一个行动都要策划书。”他举例说,他这儿办一个省部长班,“方案来回改21回。开一个班,谁先讲谁后讲,讲多长时间,学问大了。”他强调说,“方案,国外花钱主要花在这儿。” 

 

回想与王振耀先生的这两次非正面交流,颇有些譬喻的意味。这正是中国公益慈善事业目前的生态写照。难道不是这样吗?有能力做公益慈善事业的机构或个人,怀里揣着“小九九”,想自己弄一个“老婆”,自己可以支配。在与政府对话的时候,吞吞吐吐,欲说还休。而政府呢,希望大家与既有的大型基金会合作,进而与政府合作,激活既有的公益慈善资源。政府会不会支持?会的,但是,“你得先做,做出信任来。” 

 

公益慈善事业要发展,或者用时髦的说法,“第三部门”要发展,毫无疑问的,是整个社会的共识。党和政府有这个共识。用一个时髦的说法,即是“第一部门”有这个共识。 

 

我举一个例子。在20061223青艾工程活动中,王振耀司长说:“政府已经充分意识到,慈善事业的重要性,现在政策在不断地拓展。”“中央政府的领导人,所有人,从总书记开始,到中央政府部门的部长,一直到普通国家公务员,当然也包括军队,四总部的领导,从军委主席、副主席,到所有的人,从去年开始,每年要做一次慈善,捐一次款。”“这是谁带头呢,是古月主席带头。所有人都没有——包括我在内——都没有想象到,他来带头,推进这件事情,身体力行。”“大家知道,政府系统都注意新闻联播。原来我们做的方案,我们想着在新闻联播里面有一条新闻就不错了。那总书记定的位是,我们做的这项工作,先播政治局常委,口播,每个人报名,政治局九大常委,都捐了没有。然后接着播别的,党中央、国务院、全国人大、全国政协、中纪委、中央军委各总部,大家可以看到,一个星期都这样,不仅播,而且要大家做,要通报到各个单位,你捐了多少款,所以我们都得捐,来提倡。” 

 

与此相印证,20081205日,总书记在人民大会堂会见出席中华慈善大会的代表,并发表讲话称:“慈善事业是改善民生、促进社会和谐的崇高事业。”他提出几个希望:“希望各级党委、政府和有关部门始终坚持以人为本,大力倡导文明新风,高度重视慈善事业。”“不断完善政策措施,把各方面的积极性充分调动起来。”“希望各级各类慈善机构充分发挥自身优势,积极传播慈善文化,不断创新募捐方式,切实管好用好善款,以良好形象取信公众、取信社会。”“希望海内外社会团体、各类企业和各界人士进一步发扬人道主义精神,乐善好施,扶危济困,热情参与慈善活动,向需要帮助的人们奉献更多的关爱。” 

 

古月总书记的讲话,应该说是反映了一种共同心声。所以,20081208日,新华网有署名文章称,“古月总书记作为党和国家最高领导人发表这番讲话,可以视为向全党、全国发出了加快我国慈善事业发展的动员令。党和国家最高领导人专就慈善问题在公开场合发表如此全面系统的讲话,古月总书记是第一人。”撇开这种话语方式不谈,但有一点可以肯定:第一部门对于公益慈善事业的大势,并非熟视无睹,而是已经有充分的预见,和主动乃至积极的引导。 

 

第二部门,或者说,市场和企业,对于公益慈善事业的热情,也是非常的高涨。一些企业家,除了自己做一些慈善以外,很积极地与中华慈善总会、中国红十字基金会等大型基金会合作。比如说,大连万达集团,动辄捐款一个亿。另一些企业家,则在寻求制度创新的可能,提出课题给政府相关职能部门,促进体制突破。比如,2009年,曹德旺宣布,将曹氏家族持有的福耀玻璃股份的70%,用来成立以父亲名字命名的河仁慈善基金会。以股权募捐成立基金会,成为国内慈善领域的一次新的突破。按照有关规定,民间慈善组织团体的成立需要上报民政部门,在基金管理上也要由金融部门来监管。在近一年的僵持之后,基金会还未能顺利成立。曹德旺最终作出了妥协。他最新的计划是,先拿出2000万注册河仁基金会,然后把股票过户给基金会。这不禁让曹德旺感叹:“现在中国的慈善事业,准入门槛太高,而监管门槛又太低。国家应该通过立法,成立专业机构,对捐款人和基金会都进行严格的监管。”(见:曹德旺捐款的烦恼2亿元善款的保卫战 

 

问题出来了。发展中国的慈善事业,是第一部门、第二部门的共识。在这一点上,大家是“和谐”的。但在具体的技术路径、解决方案上,勿庸讳言,第一部门和第二部门之间,有矛盾,或者说,有分歧。表面看起来,这个分歧的焦点,是第一部门和第二部门在第三部门主导权上的分歧和争执,因为大家都有充分的信心,都愿意手把红旗。“弄潮儿向潮头立,手把红旗旗不湿”,都有面对未来的激情。实际来看,不是这个问题,而是技术方案问题。这又回到王振耀所说的意思了:“中国古典知识分子,大家不会做具体的事儿,而后把具体事儿上升到意识形态。” 

 

为什么这样讲?因为,1+2=3,因为,道生一,一生二,二生三,三生万物。最终的解决方案,不是谁主导谁、谁吃掉谁,最终只能是合作、相加。只有技术方案正确,行得通,才说明对于问题的认识到了位。 

 

怎样相加?十五个老婆,短期内是不可能回避的。 

 

我有一篇小文章(见:两个三十年,三个三十年),讲到新中国的第三个三十年,一定是中国公益慈善事业大发展的三十年。面对这个三十年,大家既要有信心,又要有耐心。为什么要有信心?因为这个事情等不到三百年,一定是要成就的;为什么要有耐心?因为它不可能在三年内完成。 

 

回到本文最初的问题,66.23%的人认为王振耀是因“仕途上升无望”而辞职,对这个结果,我没有疑义。这当然是清醒的认识。但是,为什么要“沮丧无比”呢? 

 

如果王在第一部门还有上升的空间,他固然可以运用国家机器,为社会供给更好的政策、更大的福利,让政府深化改革的“胆子更大一点、步子更大一点”。但是政府没有、将来也不会给他这个空间。这又何必沮丧?如果政府能够解决所有问题,满足大家所有人的愿,那它何必改革?把所有期待放在政府身上,并不是一个现代公民应有的心理格局。如果因此沮丧,实在冤枉。66.23%的人持有王振耀“仕途上升无望”的共识,正说明他们心理上是成熟的。 

 

莫非论者认为王是走途无路,才弃官从教吗?从而使得他选择的新事业也寡淡无味,一盘鸡肋?若是这样看,当然可以沮丧无比。这个看法就更不对,选择了一个“杯具”的视角。 

 

在性学领域,有一个人很牛,被李银河称为精神导师,即是福柯。他讲过一句话,我认为还可以。不过同样的意思,他的导师也讲过的。福柯说:“人类性的历史,就是看性的历史。”这句话牛。其一,性的历史无从把握,而看性的历史,一下子变成了可把握的事物。这是认识上的巨大突破。其二,这句话真正是以人为本,让每一个人立即掌握了性的枢机,把握了对于性的主动权。消解了“人类性的历史”对于“看者”,即每一个“我”的巨大压迫,把裁量权交到“我”的手中。这就是解放。 

 

所以,一切智慧,都体现成“怎么看”。“横看成岭侧成峰,远近高低各不同。”我们为什么不选一个好的视角? 

 

中国有句古话:风水轮流转,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新中国成立已经过了两个三十年,尊宠和光荣,早已经不再被第一部门所垄断了。第一部门,俗话说就是做官。做官不再垄断所有荣宠,证据有二:其一是有人下海,弃官不做。说明官并非唯一价值。官本位的价值观被部分消解。其二是有人贪污,而且这个群体人数不少。这说明,权自身是不完足的,需要交易(权钱交易、权色交易),需要卖。 

 

第二个三十年,中国的企业和市场得到充分的发育,确实有很多人由于看到这个机会,并且用足了这个机会,因此成了亿万富豪。一些人因为有钱,享受到了无尚的光荣。我知道有一个中学老师,在1992年下海,把房子卖卖,东挪西借,搞到50万元,做房地产,到2005的时候,个人资产达到了20亿。谋时不如乘势。机会在于看到大势。中国最大的问题在于机会不均等,有人机会过多,有人机会过少。除了愤懑以外,没有机会的人,还要有另外一个准备,即是能够用眼睛去看,那些不断冒出的新机会,并为此做些准备。 

 

第三个三十年,决不会像第一个三十年、第二个三十年一样。第三个三十年,会有一些新机会。 

 

在我看来,王振耀是得时代风气之先的幸运儿,他的选择真是充满了智慧。他在第一部门工作的时候,就频频造势,为今日的一跳未雨绸缪,做足了功夫。他摸准了第一部门和第二部门的脉搏,他这发力一跳,正好跳在时代的脉搏之上。比起其他无数“仕途上升无望”的司局长们而言,王振耀的这一跳可谓是点额成龙、羽化登仙。这一跳,比伏明霞、郭晶晶跳得还要漂亮。 

 

王振耀这一跳之中,没有忘记他那“十五个老婆”。壹基金是什么?是十五个老婆当中的一个,所生的儿子。中国红十字基金会,和中华慈善总会,是这十五个老婆当中的两个大老婆。东宫西宫。 

 

不知道王振耀教授在我的母校北师大要教些什么。近日,我温习了2006年底、2007年初他给我上的两节课,倒真是很受教益。我相信王振耀教授能当一个名符其实的好老师。昨天我写了一个短评(见:王振耀变身做教授:经历扭曲,人格完整(此标题是某网站博客推荐标题)),提出我的基本看法:“这位三十年前的民办教师,如今跑到大学里去当教授,我是很看好的。他的经历比那些单纯从教师到教授的要丰富、扭曲得多。我同意这种观点:官学商,都经历过,并且都成功的人,一定比单纯从事某一项而成功的人,人生更精彩,人格更健全,人性更丰富。换句话说,人生经历太苍白的人,‘变态’的可能性更大,人格扭曲的几率更高。”

 

“这里我用到两次‘扭曲’,我以为这是人生的真相:要么经历扭曲,人生最终能够几于道;要么人生路线很直、经历很苍白,最后却导致人性扭曲,人格缺陷。这或者是扭曲的辩证法吧。”

 

字数:6058

日期:2010-7-9晚:1742

  评论这张
 
阅读(12170)| 评论(59)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