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李扁的网易博客——性是智慧门

——与性有关,那些微弱的道理

 
 
 

日志

 
 
关于我
李扁  

我叫李扁。合该倒霉,那年念了书,毕了业,混了一个编辑做。鉴于多年受党教育,大公无私的情怀一直都是那么激烈,所以在被李编李编的叫来叫去之后,决定把编的绞丝除掉,叫个李扁算了。没想到效果就有那样的好,有个姓王的,愣是请我吃了一顿饭,商量把这个字让给他,结果我没有让。后来,过了两年,陈水扁同学出来了,也是一个扁字,根本上就没有请我吃饭,也没有同我商量,自己就叫了。这些年,我是一直都被他抢了风头。木得法子。

网易考拉推荐

不着“文化”一字,尽得“文化”风流  

2011-01-04 11:28:13|  分类: 人到三十古来稀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不着“文化”一字,尽得“文化”风流< xmlnamespace prefix ="o" ns ="urn:schemas-microsoft-com:office:office" />

——读云杉雄文,得文化脑髓

 

李扁

 

近读云杉先生大作《文化自觉 文化自信 文化自强——对繁荣发展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文化的思考》,发觉这是一篇好文。

好就好在,它与我早年习得的“文化”定义,互相印证,证明早年我的老师告知我的文化定义,所言不谬。此其一好。它又与我以前所知的“文化”有所不同——早年仅限于知,而此文恐怕不会满足于知,而是要吹响向文化进军的号角,知中有行,知行合一。古人云:能知不能行,不是真智慧。此其二好。

更重要的,红旗党刊发表这一篇煌煌两万言的文章,恐怕不单是倡议,不只为务虚,只怕还是行动纲领、施政纲要。我常问一些思想者:大家都谈国情,请问当下中国的第一国情是什么?回答人言人殊,各有千秋。我的回答很简单:共产党是执政党,这是要充分意识到的第一国情。不论你对现状和未来持什么主张,不论你的愿景是什么,你都不能不面对和尊重此一事实。我此答案,许多人都表示信服:那倒是。此处也一样。党刊发此宏文,先知先觉者自能得其先声,深契要旨,从速做出自我调整,以率先实现其自我的文化自觉、文化自信乃至文化自强。故而此文是向先知先觉者明示仁义与利害。此其三好。

如此三好,我不准备在本文当中详加阐述。这也并非一时一人可以完成的任务。此处我只谈一个意思:云杉大作,印证了我心中的文化定义。或者因此也可以说,增强了我的文化自信。

初读此文时,我有点想不通——这篇大文章,通篇谈文化,竟然没有给文化下一个定义。思忖再三,我确信,这不会是作者疏漏了,不会是无心之失,而是有意为之。揣度背后的意思,大约会有种种考虑。其中一种,大约是考虑到,一千个人,有一千个哈姆雷特。词典当中,对于文化的定义,据说不少于二百种。顾此则失彼,挂一则漏万。若是捅了这个马蜂窝,一时半会恐怕收拾不住。所以,不搞先入为主,此亦一种为文妙道。颇有“佛以一音而说法,众生随类而解”的意思。千百种文化定义,读者可以各从其类,依心中定义,随类得解。不说而说,无中包含万有。此一包容性,亦可谓大矣。

虽然作者没有直接给文化下一个明确的定义,但在行文当中,文化一词,如蛟龙出海,穿云裂帛,云行雨施,活活泼泼。

什么是文化?这个文化,和我心中的文化,是不是一个文化?或者,能不能兼容?我想,不独是我,每一个读者,势必都要从这篇文章中,找到自己心中的文化、意中的文化。况且,作者作此文的本意,岂不正是要给每一个读者,他所期盼的文化么?

什么是文化?读云杉文章,从头到尾,我总想抓住其一鳞半爪,把它描摩下来。

我曾经跟随一位老师,熏陶多年,如有所得的话,就是学到一句话,即是对于文化的定义。通过这个定义,以及相应的解说,他把文化的基本要素、层次结构、运动轨迹、作用机理、内外边界完全描摩出来、交待清楚了。

所以,我读文章,尤其是谈文化的文章,不能不先入为主,带着这个成见来读。

什么是文化?文化是个鬼吗?文化只能神龙见首不见尾吗?我认为,所有讨论,终究是要在共识的基础上进行。什么是文化,或者文化是什么,终究需要明晰的界定。是就是,不是就不是。文化总得有个科学的定义,文化离不开“真”。当然,有的时候,是也不是,不是也是。这就是禅了,或者说,就是艺术了,就是辩证法了。但文化不能总是后者。

由于云杉先生没有开宗明义、开门见山地给文化下一个定义,所以,读他的文章,一开始我很不放心。我担心的是,文化是个筐,什么都往里装。这样就会导致一个结果:什么都是文化,也就什么都不是文化。那就乱了套了。及至读到末尾,我悬着的一颗心,总算是落了下来。我看到,他并非没有给文化下定义,只是他用的不是一句话,而是一篇大文章而已。好比佛家260字的心经,展开来就是三藏十二部;三藏十二部一浓缩,亦不过心经260字。

我该交待什么是我所称道的文化定义了。本文中,我不准备说出我的老师是谁。这个定义,是他总结美国科学哲学家戴维·波普诺《社会学》(第十版,中国人民大学大学出版社,1999)一书中的说法,加上自己的感悟,经年锺炼而成:“文化是一个国家、一个民族或一群人共同具有的符号、价值观及其规范,以及它们的物质形式。”

这个定义,乍一看,看不出有什么高深。妙就妙在,我的这位老师,对这个定义做了详细的解说。这样就有意思了。“佛法无人说,虽智莫能解。”做一个解说是必需的。

我从他的解说当中挑出几段来,针对文化做一个简晰说明。

他说,“根据以上定义,文化主要包括三个组成部分:符号,价值观和规范。”“符号是文化的基础。符号是指能有意义地表达事物的信息,信息是事物的状态或对事物状态的描述。”“符号首先是有一种外形,但其本质特征则是有意义,表达或代表着一种意义体系。”

他说,“价值观是判断孰是孰非,孰重孰轻的标准体系。”“价值观是文化的核心,是文化的最高境界。”“价值观虽各具特色,但有先进落后之分。文化的先进与落后,主要是价值观的先进与落后。如自由与专制,平等与特权,正义与邪恶,真与假,善与恶,美与丑。显然前者是先进,后者是落后的。”“当今世界,发达国家、发展中国家与欠发达国家,其根本差别就在于文化的差别,在于价值观的差别:人本位,君本位与神本位的差别。”

他说,“规范是文化的重要内容。规范是衡量行为和思想的准则,是价值观的具体体现,是文化的重要内容。”“规范对人的思想和行为具有约束力量。规范包括制度规范、道德规范、习惯规范。”“习惯规范约束力比较弱;道德规范约束力比较强,违背了要受到舆论的谴责;制度规范则是由国家制定的法律,违背了要受到法律的制裁。”“作为文化,价值观首先要体现在一个国家的制度之中,或凝固在一个国家的制度之中。如人本位的价值观,体现在制度中,就是民主政治制度和市场经济制度。”“所以,一个国家的制度,是文化,是价值观的体现。反过来,某种制度又巩固着某种价值观。制度规范虽各具特色,但显然有先进与落后之分。体制改革,就是革掉落后的制度,创造或引进先进的制度。”

他说,“至于文化的物质形式,特别是古代文化,能给后人留下的,除了文献以外,那就是建筑、雕塑、器具等等,就其文化属性而言,最直观的是符号的美学特征,最深层的则仍然是蕴藏在符号及物质形式中的价值观和规范。比如中国的古建筑,有对真善美的追求,也有等级与特权的充分体现。”

他说,“‘共同具有’才是文化,‘提法’‘说法’不等于文化。值得注意的是,在文化的定义中,‘共同具有’四个字。一个国家,一个民族,或一群人共同具有的才是文化。有人曾经说过或者从某文献可以查到并不一定是文化。甚至天天说,也不一定是文化。因为并未成为共识,并不是‘共同具有’”。

他说,“文化,一定要‘化’,才是文化。这里的‘化’,一是‘普化’,即共同具有,‘化’到一定的群体,一定的范围,个别人具有,不是文化;二是‘内化’,化为内在的价值观、规范。对于一个社会而言,特别是内化为制度规范;对于一群人而言,尤其是内化为一种习惯规范。”

他说,“根据人群的大小,文化至少可分为三个层次:全球文化、民族文化、地方文化等几个层次。”“全球文化体现人类文化的共同性,民族文化体现人类文化的多样性,地方文化体现人类文化的丰富性。”“所以,文化同时具有全球化和多元化的趋势。”

他说,“什么是文明呢?文明是文化中的先进部分,或者说,先进的文化就是文明。所以,文明总是同先进、优秀、进步、健康相联系。人类社会的进步,我们叫人类文明进程。”“当然,文明还包括促进人类进步,或者说体现人类进步的物质成果。从这个意义上说,文明又比文化的涵盖更广泛些。”

什么是文化?云杉先生文中有一段表述,的确抓住了“牛鼻子”: “文化的灵魂是什么,就是凝结在文化之中、决定着文化质的规定和方向的最深层的要素,就是核心价值观。”(见:云文之(下):三、文化自强:方向、目标与路径)此一论断,与吾师所说完全相应:“价值观是文化的核心,是文化的最高境界。”

如前所述,我读此文,是读到这个地方(全文两万字,此是一万三千字处),一颗悬着的心才突然放下来,意解心开、桶底脱落。

再往下读,或者回过头来再读,也没有问题了。真是一通百通,一了百了。而且在比对当中,那就越来越有趣味、越来越生动实际了。怎样比对?按前述,文化的基本要素、层次结构、运动轨迹、作用机理、内外边界等,从这些地方下手,就能提纲契领,游刃有余。

至于怎样一通百通,怎样较出长短、分出轩轾,则是每个读者自己的体会。好比下棋,或者打球,总要自己体验才成。

举个小例子:前述文化定义当中,有一个要素是被特别强调的,即是“共同具有”。云文当中,同样有大段的说明。而且是不厌其烦,反复叙说,乃至于到了苦口婆心的地步。比如:“价值观是时代的产物,只有反映时代的要求,才能引领社会进步。”“ 价值观只有走进心灵、走进大众,才能有广泛的亲和力、感召力。”“我们建设的是社会主义文化,是人民大众的文化,人民群众共建共享是一个根本特征。”

这种对于“共同具有”的强调,乃至于到了矫枉过正的地步。比如,“人民群众需要文化,文化更需要人民群众。那种认为文化是少数人把玩、少数人享用的观点,同社会主义文化观是完全背离的。在文化建设上,一定要解决好‘为了谁、依靠谁’的问题,牢固树立群众观点,摒弃‘小众’意识,充分尊重人民群众的主体地位和首创精神,紧紧依靠人民群众,依靠全社会的共同努力。”

头一回读到此处,我不禁哑然失笑——写文章的人都有此经验,有的时候,写得手滑,真理再往前一步,就容易过头了。比如在这一点上,就有值得商榷之处。小河有水大河满,小河无水大河干。强调文化的大众性,和“共同具有”性,也需看到“小众文化”的合理性。大小是一如的、相对的。在一定的时空条件下,是互相转化的。所以,在甄别大众文化和小众文化的时候,需要加个小心。既要给小众文化以存在的土壤,更要让大众文化万紫千红。这样才能体现文化的包容性、时代的宽容精神。尤其是决策者,需要有这个雅量。

后来再读,自觉我笑得是不是浅薄了,一时笑容竟僵在脸上。我想,云文当中所以特别强调文化的大众性,也许不是针对一般公众,而是有所特指的——那就是,手中拿着公权力,而去发展一些小众爱好的人。听话听声,锣鼓听音。云文当中不好说得这么白,但或许有这个意思在里头。

我这是举一个小例子,说明云文中流淌着一种活的精神。

总体来说,云杉先生雄文,完全地回答了“什么是文化”的问题。要是按照一般学术规范,从此文当中,按照前述定义的办法,把文化的基本要素、层次结构、运动轨迹、作用机理、内外边界等,条分缕析地罗列出来,也并非难事。

如果说,云文对于文化的定义是“虚说”,那么,我的老师直接对文化下定义,并解构之,则属于“实说”。毫无疑问,两种说法,都不会是白璧无瑕完美无缺。但是,说的目的,一则为认识,一则为应用。只要是能促进认知,而又能措诸天下,造福苍生的,就都是慈悲之说、仁爱之说。两相比对的好处,在于两者有虚实相生、相与发明的地方。此两种说法,因为出发点不同,承担的任务有异,侧重点也不同,理应很有相互印证和互补的可能。恰如徐特立徐老诗云:瑕瑜相互见,历史有渊源。(《徐乾三十初度》诗)

如果高推圣境,我们甚至可以特别称许,云文对于文化定义所做的“虚说”,给予读者一个体现主体性的机会,使之可以自主定义“文化”。这样做,恰恰体现出作者对于文化专制的反动。在他的行文中,没有垄断对于文化定义的专属权,而是给予了开放性、互动性。

此一做法,体现了作者对于定义文化一事的科学态度。这也是可以证之于西方标准的,是普世的。

西哲乔治·冈奎莱姆,福柯的博士导师,说过一句很有趣的话:“某种概念的历史并不是此概念不断抽象、不断增加其合理性的过程,而是对其构成和有效范围的阐释多元化的过程”。网上有人对此做了一点注解——即是说,冈奎莱姆认为,“科学史上‘真’与‘伪’的界限之所以处于不停的变动中,是因为人们总是从当下的科学认识出发来书写历史。一旦当下的知识发生变动,科学史便得重新书写。换句话说,便是‘一切历史都是当代史’”。

这些拗口的说法,翻译成“人话”,就直白多了,“土”多了,但也更实在——福柯的导师讲的是:“一个概念,随着时间推移,并不是越讲越清晰,越讲越单纯,越讲越准确;实际上,它会越讲越歪,随着讲述者的不同,而被解释得越来越背离初衷。一个概念的历史,就是它被逐渐歪曲的历史;一个概念被多元化的过程,其实就是讲述主体依据自身理解对其进行加工、篡改、转述或传递的过程。”这个意思,应该符合冈奎莱姆的本意。

冈氏的这个理解,其实是在概念的历史当中,引进了一个主体因素,即是引进了人的因素。一个概念的历史,即是这个概念和人相互作用的历史。

云杉先生雄文,在对“文化”一词的定义上,正好应用了这个办法。

当然,此文最契我心之好事,仍是吹响向文化进军的号角。故作文以记之,并以偈赞曰:

四时日月照晶光,

唯有文章化四方。

三级浪里龙显爪,

九天云外凤呈祥!

 

日期:< xmlnamespace prefix ="st1" ns ="urn:schemas-microsoft-com:office:smarttags" />2010-12-22下午1600;字数:5169

 

作者简介:

李扁,本名李启胜。文化学者,性学思想家。

1971年生于安徽。北师大生物系,军事医学科学院基因工程专业硕士毕业。

1999年提出“三欲原理”,主张人有三欲:食欲、性欲和脑欲。脑欲是指大脑对信息有规定性、选择性和依赖性。

2003年提出“性小康”概念,被媒体评为2004年度十大关键词之一。  

2006年,与张银俊共同发起青爱工程(中华慈善总会、中国教育学会共同主办。形象大使白岩松,总顾问许嘉璐、张怀西,首席顾问“欧元之父”、诺奖获得者罗伯特·蒙代尔任),矢志推动中国学校性教育,重构中国性文明。任办公室副主任、总策划至今。

20085·12汶川地震后,与白岩松等共同发起1+1心联行动,经中华慈善总会、中国教育学会立项,任办公室副主任。

2008年,提出“三个三十年”理论:新中国成立,第一个三十年是政治的三十年、第一部门的三十年,哲学上“一分为二”,口号是“以阶级斗争为纲”;第二个三十年,是经济和第二部门的三十年,哲学上“合二而一”,现实中表述为“不管白猫黑猫,抓到耗子就是好猫”,实践中“以经济建设为中心”;

未来三十年,是社会改革和文化改革的三十年,是第三部门迅猛发展的三十年。饱满的个人、成熟的公民是这个时代的特征。社会改革解决“境”和“缘”的问题,文化改革解决“心”与“因”的问题。人的解放,达到一个新水平。人的道德,达到一个新境界。这个时代,食欲、性欲和脑欲,都将得到充分供给,极大满足。

  评论这张
 
阅读(7322)| 评论(27)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