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李扁的网易博客——性是智慧门

——与性有关,那些微弱的道理

 
 
 

日志

 
 
关于我
李扁  

我叫李扁。合该倒霉,那年念了书,毕了业,混了一个编辑做。鉴于多年受党教育,大公无私的情怀一直都是那么激烈,所以在被李编李编的叫来叫去之后,决定把编的绞丝除掉,叫个李扁算了。没想到效果就有那样的好,有个姓王的,愣是请我吃了一顿饭,商量把这个字让给他,结果我没有让。后来,过了两年,陈水扁同学出来了,也是一个扁字,根本上就没有请我吃饭,也没有同我商量,自己就叫了。这些年,我是一直都被他抢了风头。木得法子。

网易考拉推荐

中国的小三必将繁荣  

2011-02-12 10:51:10|  分类: 公益残篇回顾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中国的小三必将繁荣

李扁

中国传统文化讲“天地人”三才。这两天有报道,中国政府最近五年,卖地收入达七万亿(见:五年卖地收七万亿被批“土地依赖症”)。地,被最大限度地利用了。那么,人,和天怎么办?我的意思是说,人也要被尊重,这样才能存天理,达到天人合一的境界。
 
这个方面,问题很大。要举例子的话,那就多了。比如最近普遍被关注的钱云会事件。其实像这样因为圈地问题而被生生碾死的,最近已经不止钱云会一例。同类的故事就多了,比如自焚,比如农民自制火炮守地,比如09年火爆的钉子户。
 
这个问题不解决,终究是会天怒人怨。那样,和谐终究成梦,小康将是浮云。
 
这个问题的根子在哪里?或者说,解决问题的牛鼻子,会是什么?前一个问题,寻根终不可得,比较实际的,是后一个问题。
 
我个人这样看新中国的六十年,或者九十年。我有一个说法,叫“三个三十年”。其实是描述我眼中,新中国建国以来,三步走是怎么个走法。第一步,政治的三十年,优先发展的是政府部门,国际上称之为第一部门,时代的烙印,就是“以阶级斗争为纲”;第二步,经济的三十年,市场和企业发育,国际上称之为第二部门,时代主题是“以经济建设为中心”。下一步该怎么迈?
 
在我看来,要是从理上讲,下一步的迈法,是很可以确定的。
 
从服务的对象上讲,下一个三十年,应该是草根阶层实现基本福利的时代。为什么这样讲?因为,之前的两个三十年,普遍地实现了两个阶层的福利。我经常会考考那些学心理学的人士,问他:马斯洛的心理需求层次论,你怎么理解?一般来说,他一讲完,我就要说:你错了,我给你讲:
 
马斯洛讲,人的第一个心理需求层次,讲的是生理需求,或者讲是本能需求。那是五个元素,顺序都不能颠倒的:空气,水,食物,住房,性生活。你看中国最年几年的发展,是不是在这几个要素上打滚?食物,上个世纪80年代,袁隆平的杂交稻解决了。九十年代,翻过来,21世纪初这十年,住房、性生活,大家看到,多么疯狂。这是第一个层次,不满足,会致病,甚至会致命。李银河有次参加一个私人小聚会,人家劝她:你怎么老搞性,没有饭吃,死人,没有性,又不死人。李银河当时回答,性也是一个很重要的民生问题。我看到她在博客上讲个,就写文章批判她:没有性怎么不死人?强奸杀人,死的还不是一个。
 
第二个层次,是安全感。在现实当中,就是失业保险、医疗保险、养老保险。完了你还得认识黑白两道。许多富人觉得这还不够,所以纷纷移民到海外。马斯洛的心理需求层次论,一般没有人像我这么讲的。
 
第三个层次,我认为在中国暂时是不用讲的。因为它讲的是爱和归属感。第四、第五个层次,就更不用讲。即便是第二个层次,安全感的问题,一般也是不用讲的。因为什么?比如像我,你给我卖保险,我会问你:你是卖保险的,你买得起保险吗?我和你一样,我没有钱,我完全没有达到这个需要买保险的水平。安全感的问题,还不是我当前最严重的问题。我当前最严重的问题是食物、住房、性生活。
 
说这些干什么?很简单:第一个三十年,中国实现了哪个阶层第一、第二层次的需求?那是国家人口,吃商品粮的。第二个三十年,实现的是哪个阶层的第一第二层次的需求?那是先富起来的一部分人。这些人,目前在追求生活的更高质量。奢侈品,房车,游艇,直升机,到各处去旅游,到澳门去赌,在玩这些。也有一些人,六根未净,还能回过头来做点慈善,却又往往遇到慈善机制未成熟,搞得很受伤的样子。
 
为什么许多人虽然富了,却并不做慈善?为什么一些人虽做慈善,却很容易受伤?看来不说马斯洛的第三个层次还不行。第三个层次,是爱和归属感。做慈善,实际就是爱和归属感的心理需求出现了。有一些人,想爱他人了,想回馈社会,想建设美好家园了,开始注重周边环境了,这是第三个层次的心理需求发了芽,冒出头来,进入意识层面,成为现实需求。这个说明,有一批人的人格,确实在成长、成熟。
 
这个可能是中国社会,以及所有社会发展成熟,必须要走的路:一些阶层,心理需求由低到高各层次逐渐满足,另一些阶层,其心理需求,同样由低到高逐步满足。但这两个或者多个阶层,在满足次第上,会有时差。

考之于美国,它是1776年发表《独立宣言》,标志着建国;1789年华盛顿当选美国第一任总统;到1964年,马丁·路德·金被暗杀;再到2009年奥巴马当选第四十四任总统,它也是逐步地实现社会各阶层福利、权利的相对均衡与公平。从1789到1964,是175年。即是立国175年以后,黑人在公交车上还是要给白人让座的。
中国社会各阶层的相对均衡与公平,当然不能等175年。因为当今社会的效率已经高出许多倍,生产力水平完全不一样,更何况我们是社会主义?我们的制度优越性,就在于能够集中力量办大事。社会公正和公平,是不是大事?那不能不是大事。发展是硬道理。这个道理硬在两个地方:一个是,你若不硬,其他国家欺负你;第二个,你若不发展,就没有能力解决一个阶层和多个阶层的生存与生活。
我扯得太远了吗?没有,这就说到点子上了。
 
现在是到了服务第三阶层,为其提供基本福利、实现其基本权利的时候了。说到实现当中,那就是,第三个三十年,是中国第三部门大发展的阶段。
 
所谓第三部门,就是社会。社会就是一个个小圈子,一个个小组织。具体就是基金会、协会、民间组织和社团,当然也包括草根NGO。
 
这些机构为什么会发展?我讲几个表浅的原因。比如说人。建国初期,人才是很短缺的。建国后相当长一段时间,也还是如此。我是1971年出生,上高中是1986年。大概是我高中时期,我记得乡里召干,当然也要过考,招的是上了高中,没考上大学的社会人士。这个阶段,人才可以说都在政府里边。社会上的人,有文化的,有知识的,不是很多。走在街上,高中以上文化的都不多。若有高中文化,多半都可以在政府做事,那个很体面的,算“正经人”。
 
第二个阶段,国家的人才多了,虽然政府一再地扩编,还是不能容纳所有的人才。大学生都不包分配工作了,人才超出政府这一机构的容纳能力。政府里头,人浮于事。怎么办?改革,下岗,下海,政府允许私人做个体户,乃至于办企业。这个搞了很多年,相当热闹。
 
现在的问题是,人才与过去相比,又超出好多。过去大学生百不及一,现在一半高中生可以上大学。现在的文化人,比过去多好多。这是好事情。当然事情都有两面性。人才多了,不但第一部门的政府容纳不下,就连第二个三十年开办的第二部门,即是企业,也容纳不下了。大学生毕业想进政府,那必定是打破头,几千人争一个位子。这个就叫饱和。企业也是如此,一个好位子,争的人不是一个两个。这也是饱和。
 
出路在哪里?饱和,必然要溢出。溢出就要有承接。不承接,就会泛滥成灾。
 
前几天,有位叫笑蜀的先生发了一个微博:“我说中国最缺也最需要发育第三方力量,马上一片唉声叹气,管制紧,不可能。真没出息,一点想像力都没有。专家估计未登记的草根公益组织达七位数,它们就大多属于第三方力量。它们都在尝试,你试都不试就大叫不行?纯属自己吓自己。别什么都怪管制,先问你自己起而行没有。”
 
这条微博,回复和评论的人不少。这说明大家关心这个事。我也发表了评论如下:“第三部门,势必会发展。为什么?因为溢出:过去呢,全国就那么几百万人念过书,能识字。政府把这些人都拢进来还不够用。现在呢,政府一再扩编,也笼络不下天下所有的能人、智者。咋个整?必须有第二部门、第三部门。这种溢出,终究笼络不住。智力流向民间,民间自然不会还一如既往地一盘散沙。”
 
所以,我的估计是,民间不会持续那种一盘散沙的状况。智慧从政府和企业溢出,流向民间,必然对民间社会起到组织作用。这个趋势,势不可挡。
 
这个大势,将会反过来,对第一部门和第二部门起到巨大的影响作用。为什么?比如我们都是大学同班同学,十个进了政府,二十个进了企业,三十个进入社会,如果大家彼此都很熟悉,同学多年,智力、能力都差不太多,那么,资源、权力,随着时间推移,会有逐渐变化的趋势。即是在第一部门极端集中的资源、权力,将会向第二、第三部门转移。这样不但是必然,而且有好处。
 
必然性在哪里?必然性在于智慧进入第三部门,导致民智普遍大开。我们是同班同学,你在政府,他在企业,我在社会。你说你在政府制订政策,掌握权力,你的公信力,还有可能像三十年以前一样大吗?不可能的。大家知根知底,权威越来越变成商量了。著名青年作家韩寒有一句话,大意是讲,当前社会的主要矛盾,是民众智慧水平提升和官员愚民智商太低之间的矛盾。这句话虽然调侃,却反映了社会的真实。
 
最近网上火了一名官员,是浙江工商局长郑宇民。我相信,将来这样的官员会越来越多。为什么?因为现在的官员,许多是工农兵学员,不可能人人像郑宇民那样有水平,你让他公开讲话,不讲官话讲人话,他没有这个水平。他也想这样做,但这个不是一天两天的功力。所以说,这个是时代造成的。一个时代,至少十年二十年,造成这么一批官员。有一年,新任总理朱金容基上台一讲话,全国人民都很震惊,也很振奋:哦?原来政府高官还可以这样子讲话?大家恍然大悟。
 
所以,随着时代推移,如果官员当中,郑宇民这样的越来越多,那么,大家也就不担心真搞选举了。大家都拿得出真功夫,那个时候的官场气象,想必大有不同。
 
以上是说到人的问题。还有一个钱的问题。现在是政府里头钱很多,老百姓就不一定了。这种不均衡,导致的问题很大。在顶层设计上,应该改变目前这种悬殊过大的情况。如果始终烧着油锅,哪怕只煮一个人,其余千万人,也都会非常惊悚的。这好比是目前的情况——你若在城里退休,60岁每月能拿好几千工资。而像我的父亲,今年71岁整,若不是前几年把农业税免掉,那么他不但每月挣不到一分钱,每年还要向国家交好几百农业税。
 
因为农民阶层的福利太差,所以当官的才更要贪污。因为他看到社会各阶层悬殊太大,高处不胜寒,所以拼命求保障、求安全,一定要当大官,一定要交结官场,一定要官官相护,一定要多弄些钱,不然的话,随时可以堕入无助、无底、无告、无救的苦难深渊。
 
农民与土地最近。政府若是要土地,理应拿出一个福利性质的设计,处理好土地上的人。这些人,不属第一部门,不属第二部门,他们属于草根,扎根在土地上。野火烧不尽,春风吹又生。
 
我想,中国人该换换脑筋了。到了第三个三十年,要给小三以出路。小三一定会有组织的。你若不先给他组织好,回头他自己组织起来,再把支部建在连上,就不好引导了。
 
地,是好东西。善待地上的人,才符合天理。天不变,道亦不变。若是只要地,不要地上的人,搞不好,会搞翻天。那样的话,虽说聪明人的子孙终究还会爬起来,却哪有不变天的好。
 
字:4,201
日期:2011-1-9下午16:52
  评论这张
 
阅读(83208)| 评论(135)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