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李扁的网易博客——性是智慧门

——与性有关,那些微弱的道理

 
 
 

日志

 
 
关于我
李扁  

我叫李扁。合该倒霉,那年念了书,毕了业,混了一个编辑做。鉴于多年受党教育,大公无私的情怀一直都是那么激烈,所以在被李编李编的叫来叫去之后,决定把编的绞丝除掉,叫个李扁算了。没想到效果就有那样的好,有个姓王的,愣是请我吃了一顿饭,商量把这个字让给他,结果我没有让。后来,过了两年,陈水扁同学出来了,也是一个扁字,根本上就没有请我吃饭,也没有同我商量,自己就叫了。这些年,我是一直都被他抢了风头。木得法子。

网易考拉推荐

社会组织的功能就是组织社会——青爱理念(之六)   

2017-01-03 20:43:16|  分类: 青艾工程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6

总结一下,对于青爱基金会的工作,我们始终要有清醒的头脑。我们的工作要体现思想性,不能庸俗化,不能在细节上糊涂,在大局上拎不清。

有几点是需要把握的。一个就是大势。一个是关于慈善的大势。这个我们有“三个三十年”的理论,做了十分清晰、形象、令人印象深刻的表述。这在任何高大上的场合去表述,都令人耳目一新,不存在掉价。青爱办公室的同仁务必要能学会表述。要会背。有的同仁听了几十遍,还复述不全,这既是一个态度问题,也是一个学习能力问题。说起来我自己都不好意思。

古人讲得好,言之无文,行而不远。你没有一点理论修养,或者思辨力,你做的项目没有一点说道,人家不尊重你。正如康晓光先生所讲,你们青爱工程所做的工作,别人连想都不敢想,更别说去做。你们的工作可以用八个字形容:“犯其至难,图其至远。”你们响应的是重大的、长期的、紧迫的社会问题。你们做的是朝阳项目。换句话讲,如果青爱工程在理论表述上没有那样的深度、高度、力度、广度,康先生势必不会给出这样的评价。他对青爱的评价,一定会是那样:只不过是弄了点儿钱,做了点儿事。如此而已。

对于基金会和政府、和社会之关系,也要有高屋建瓴的认知。我们讲,社会组织的功能就是组织社会。过去有一些老领导会有担忧,怕社会组织与党争夺群众。我们说慈善事业就是党的事业,党加强对于慈善事业的领导、加强对社会组织的引导,她就是要通过社会组织来走群众路线。新时期走群众路线怎样走?就是要通过社会组织的建设来走,来进行社会动员,来让普通百姓参与社会,来让人民群众当家做主。

中国的慈善事业,中国的社会组织,是扎根在我们既有的文化政治以及经济生态基础之上的,有别于外来的、异生的、嫁接的组织。中国慈善事业和社会组织的发展,是中华文脉、中国血脉的自然生长、自主生成、自发展开的过程。完全符合国际上关于第一、第二、第三部门的基本框架,而这个基本框架又不足以清晰、准确地表述这三个部门之间的关系。

比如讲,有人主张,中国的社会组织和政府的关系而言,主要是要分开,而青爱的主张与此不同。青爱主张,除了分开,更主要的是分蘖(tiller),音:fenniè。指禾本科等植物在地面以下或接近地面处所发生的分枝。国际上关于三个部门的主张,重点是主张政府、市场和社会组织三者之间的横向关系,没有把三者之间的纵向关系、生成关系解释清楚。它们是基督教框架下的关系表述,在中国则是不同的操作系统,文化底盘不同。青爱如何表述这三者的关系?我们用中国古人的说法:道生一,一生二,二生三,三生万物。

道是党。党是毫不利己、专门利人、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的宗旨。道成肉身,才是党的组织;等而下之,才是党员。党的宗旨决不会错,但道成肉身成了组织,进入现象界,谁也不可能保障无错;等而下之成为党员,千千万万的个人,那就更不能保障人人是圣贤了。

一是政权,二是市场和企业,三是社会组织。党拿到政权,政权放开口子,如92年小平南巡以后,93年《公司法》出台,到2008年,即15年之后,中国成世界第二大经济体。释放出巨大的生产力。此为一生二。二生三,其实是1+2=3,中国第三部门发展,必须是第一部门出政策、出钱,第二部门出人、出钱、出管理、出技术,而后有第三部门的大发展。我们完全有信心,今年《慈善法》出台,15年以后,即是2031年,中国成为世界上社会组织最活跃的国家。

1+2=3,是分蘖,而不是仅仅是分开。

三生万物,所以十年前,青爱工程主张做一万个青爱小屋,物屋同音故。我们当时想把一个中华慈善总会,化身成一万家中华慈善小会,这是分蘖。

这样一个关于中国公益慈善事业发展的内在逻辑的表述,可以给到比如戴家干先生的经验之谈以规律上的佐证。戴家干先生一再叮嘱我们:紧紧拉着政府的手,跟着市场(或需要)走。

所以青爱教育基金会区别于其他项目的一个特点,也是我们的优势,就是我们不但在细节具体的问题上,像针灸一样,找准一个穴位扎进去,还要在宏大叙事上、关怀人类命运、国家民族的命脉、社会发展的潮流方面,有系统的观点和主张,并且是和我们所做的具体工作一脉相承、一以贯之的。

比如我们讲爱的教育,或者全人格教育,我们有自己的观点,有自己的思考。什么叫人格?什么叫全人格?就是人的基本参数、基本模型。你青爱工程主张要做全人格教育,啥叫全人格,你不得有个说辞吗?

我国2004年宪法修正案提出“以人为本”,那什么是人?中国历史上讲“礼义廉耻,国之四维,四维不张,国乃灭亡”。从管仲一直讲到蒋介石蒋总统。1934年2月19日,蒋介石在南昌行营扩大纪念周上讲演《新生活运动之要义》,发起新生活运动。他提出要以孔孟的“四维”(礼义廉耻)、“八德”(忠孝仁爱信义和平)为道德标准,统一人们的思想。15前以后,1949年,他被赶到台湾去了。

什么是人?从管仲到蒋先生,认为人有四个基本参数,或者说八个常数。四个,就是礼义廉耻;八个,就是忠孝仁爱信义和平。为了好记,我们取四个。什么是人?讲了几千年,就是符合这四个参数,不然就不算人。这是一种说法。民间的说法那就多了:能文能武,有胆有识。诸如此类的。但如果说到官方的、主流的,还是礼义廉耻。

到了毛主席的时候,他给改了,改成两个:又红又专。红就是忠诚、守信,专就是有专业技术能力。又红又专,是共产主义接班人。

到了小平,又改了,改成“四有新人”:有理想、有道德、有文化、有纪律。什么是人?有这四个东西。据说直到今天,青少年入团,还是要做四有新人。

青爱工程在这个问题上,提出自己的创见,希望对什么是人、人的教育等课题有帮助。青爱工程,讲新的五伦教育。何以是新的五伦教育?有别于过去的五伦,孟子讲“父子有亲,君臣有义,夫妇有别,长幼有叙,朋友有信”等等,青爱工程讲新五伦:艾滋病防治教育,处理两种生命的关系;性健康教育,处理两种性别的关系;心理健康教育,处理身心关系;慈善教育,处理人我关系;传统文化教育,处理我和祖先的关系。由外而内,由表及里,总体是帮助青少年建构其“我”和“天下”的关系:天下兴亡,我的责任;这是理念层面,而在具体操作层面,天下那么大,如何把捉?我们做青爱小屋:一屋不扫,何以扫天下。

在处理人和艾滋病的关系问题时,既要有操作实务,解决怎样做的问题,又要有超然的视角,看到这是一个哲学问题。

1996年,我还在军事医学科学院工作的时候,前院长秦伯益院士应邀到中南海去给政治局讲课,回来又给院里复讲,其中讲到人类已发现20几种病毒病,但迄今为止,只有一种,就是天花,被战胜了。中国是派我院蒋豫图研究员去世界卫生组织代表我国宣布这一战绩的。秦院长当年演讲之后,因为我是在军事医学科学出版社做编辑,我在一楼,他的办公室恰好在我楼上,二楼。我到院宣传处把录相复制一份,把他的演讲全部变成文字,后来出版了一套三辑的《协和博士论坛》。所以这一段对我后来参与发起创立青爱工程项目是有直接的关系。

我们做艾滋病预防工作,处理的是一个哲学问题,是关乎人类命运的一个话题。人是最复杂、最高级、最智慧的生命,至少人类自己是这样看,而艾滋病毒呢,是最简单、最低级、最脆弱的一个生命,连个细胞也没有。这两种生命之间的博弈,谁胜谁负?一时难分高下。这是一个真实话题,人类并非地球上唯一生命形态。即便是艾滋病毒被战胜了,也会有别的病毒病出来。人类智慧不能正面这个问题不行。所以艾滋病给人类带来的价值不单是一个病这样单纯。而是让我们直面这个事实,对这个生命真相有认知。

然而,当今社会,恰恰是人们不肯面对这个事实。人们只要欢乐,把艾滋病当做寻求快乐幸福的生命过程中的偶然事件。对于普通人群来讲,人人都倾向于回避这件事。特别是高危人群,尤其是自认为已经掌握艾滋病传播规律的人群,更是存有严重的侥幸心。当前艾滋病进校园,在青少年大学生、中学生当中有蔓延趋势。所谓是河里淹死会水人。实际上,艾滋病提供给人类的,绝不仅是一个疾病的问题,对国家也不仅是一个经济负担的问题,它提供另外一个向度、一个意义、一个视角。

艾滋病对儿童的影响,尤其引起人们深思。现在医学很发达,对经济发展水平很高的国家和地区的人们而言,艾滋病逐渐地在转变成一种慢性病,似乎可以当慢性病来处理了。但是这样子真地能起到偷换概念的作用吗?真的可以不去触碰一个关于生命尊严的问题,或者说关于死亡的话题吗?

对很多边远山区的感染者而言,虽然社会各方做出了许多努力,但仍然有非常多的儿童在感染以后陷入困境。对他们而言,这并不是一个轻松愉快的慢性病,而是看得见自己生命的终点就在不远处。我们要怎样才可以做到,不忽略他们,当他们在场,而谈到生命的平等、生命的庄严?

在面对他们的时候,我们未尝不是面带微笑,内心却沉重沉痛,同样陷入无助无救无告的境地。

那么,在尽力做一些针对艾滋孤儿的救济救助工作,生活补助、医疗救护、心理关怀之外,我们能不能与他们一起面对一个真实的问题?与他们一起获得生命成长?

实际上,多年以来,中国人在一个重大的生命课题上无何进步,就是关于死亡的命题。这个命题,中国五千年传统文化宝库里,有无穷无尽的宝藏。但我们今天,却完全丢失了本有的智慧,小心翼翼地、聪明地绕开,害怕去触碰。也少有人或者组织有志向或能力去盘活既有的存量智慧,重新武装这些儿童和我们自己,帮助大家做身体上的恢复,和志愿上、心性上的锤炼、淬火。

艾滋病本来已经给到我们中国人一个机会,就是发起直面死亡的价值讨论,增长对于死亡的认知,提升对于死亡的智慧。直面死亡,本来可以给予生命强大的活力,对于提高生命质量,是绝佳的机会。佛家讲,“是日已过,命亦随减,如少水鱼,斯有何乐。大众将勤精进,如救头燃”。儒家讲,“朝闻道,夕死可矣”。道家讲,“方生方死,方死方生,生生不息”。

但是这个话题可能过于真实、过于沉重吧,人们不敢面对。更主要的原因则是,传统文化当中有绝好的方法、工具,更可以保障绝好的产出、成果,但传统文化的复兴绝非三年五载。好的工具也用不上。这是深可叹惜的事。这个课题,值得再做一家基金会去“死磕”。

这个话题,我们暂且不去触碰。因为前一个痛点还没有解决好呢。前一个痛点是什么?就是关乎两性关系、人伦大道的性问题。我们自己,我们的亲人,同事,朋友,实际的状况,就好比是纸包着火。每个人看起来都人五人六,光鲜无比,内里却并不是如此。

现实当中,社会的痛点,家庭的痛点,个人的痛点,都用纸包起来,装着很安全、很稳定、很幸福的样子,实际上承受很大冲突和张力,内里并不和谐,经常纠结。食色性也。在这些纠结痛苦不再来自于吃饭以后,我们要开始做一些工作,主要是教育工作,让中国人有智慧面对来自两性的困扰纠缠。

 

第一稿:2016-8-4,晚18:51。字数:14,533

第二稿:2016-11-10,对个别字句进行修订。字数:15,963

第三稿:2017-1-3,对个别段落进行修订。字数:16,280

  评论这张
 
阅读(866)| 评论(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