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李扁的网易博客——性是智慧门

——与性有关,那些微弱的道理

 
 
 

日志

 
 
关于我
李扁  

我叫李扁。合该倒霉,那年念了书,毕了业,混了一个编辑做。鉴于多年受党教育,大公无私的情怀一直都是那么激烈,所以在被李编李编的叫来叫去之后,决定把编的绞丝除掉,叫个李扁算了。没想到效果就有那样的好,有个姓王的,愣是请我吃了一顿饭,商量把这个字让给他,结果我没有让。后来,过了两年,陈水扁同学出来了,也是一个扁字,根本上就没有请我吃饭,也没有同我商量,自己就叫了。这些年,我是一直都被他抢了风头。木得法子。

网易考拉推荐

向死而生:一个肺结核病人的传奇故事   

2017-08-06 22:45:20|  分类: 深圳山厦医院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向死而生:一个肺结核病人的传奇故事

李扁注:杨玉山医生今天(2017-8-5)打电话来,给我看一个视频。而后还告诉我说,这个病人的故事,你的博客上有,题目叫“感叹妙手佛心——父亲结核病治疗日记”。我一查,果然是有。在我的博客上,我起了另外一个标题:一位父亲病重期间的精神体验。是2014年5月4日的博客日志。晚间温习一遍,才晓得我已经忘记了这件事情。真是好大的忘性。

杨玉山医生在电话中耐着性子给我讲述了这位病人的故事。这的确是一个向死而生的真实故事。因为这位病人到他的医院,本来是到“莲花助念科”的。这个科,全国只有一家医院有,也就是深圳山厦医院。何以叫“莲花助念科”?是为临终病人设置的。全国上百万家医疗机构,对待临终的病人都是一样的简单粗暴,即是刚死一会,即刻推到太平间,或者是叫来灵车,送到殡仪馆,塞进一个抽屉,冻起来,过一两天或者几天,烧掉。

唯有这一家医院,设置“莲花助念科”,为临终病人做许多心理关怀,死后还有免费的临终助念8到10小时。为什么会这样?因为有信仰的力量。关于这个莲花助念科,以及助念厅,其实还有两篇文字,在网络上流传甚广。它们是:“一个地道的无神论者,在母亲去世时的神奇经历”,和“开设助念厅,为了病人能得‘善终’”,后一篇并在网络上以“深圳山厦医院的助念厅,开启一个伟大的时代”为题,广为转载。

杨玉山医生向我解释这个病例,并嘱我编成文字,做什么用呢?他认为,这个病例,具有医学上的重大价值。他说,他的一位老师,当年在白求恩医科大学念书时候的老师,后来在美国工作。三年前,也即是2014年,在他被抓之前告诉他,你就光宣传这一个病例,意义就大了去了。这是世界医学难题。就这一个病例,已经太有说服力了。

关于这个病例,他今年6月10日从看守所出来,专门安排去做了采访,录了视频。病人自己的描述,讲的是客家话,有兴趣的可以自己去看。作为杨玉山医生,晒出这个病例,还是想把自己的医术贡献出来,救度那些已经被医院判了死刑,但仍然有起死回生希望的生命。

他说,应该感谢这位病人。为什么呢?因为他明知道我被政府抓进去了,但仍然仗义执言,伸张正义,说公道话。这是一点。另外呢,他这样说出来,不顾忌自己曾经得了肺结核,不担忧可能来自社会的歧视。这很难得。最重要的,他现身说法,说明我们的治疗思路、治疗效果,的确是高出一般水平,解决了这一领域的世界医学难题。

以下是杨玉山医生对这位病人的介绍: 

2014年3月6号,这个病人的儿子给我打电话。说有这么个病人,想过来助念。肺结核晚期,广州胸科医院不给治了,让他出院。并且说,“这个病人现在谁也治不了。能治他病的人还没有出生呢”。医院和家属都放弃治疗了。所以给我打电话,问我这儿能不能助念?他们全家人学佛,老头儿学了三十多年。临终助念,是最重要的一关。

他们怎么找到我的呢?这之前还有一段曲折。

因为广州的医院已经不治了,肯定是要准备后事了。那他们是念佛人,临终的时候助念很关键,关系到病人逝后能不能往生到西方极乐世界,能不能出离六道轮回。

他们家里商量,助念的话,是回家呢,还是上化州南山寺呢。因为他给化州南山寺捐过一万多块钱。不好抉择,就专门安排人上了一趟广西,向一位高人求教。高人告诉他儿子,还得上医院,暂时还需要救治。但可以准备往生了。

那怎么办呢?一般的医院不能助念啊,什么是助念也不知道啊。他儿子突然间想到,某一本书上净空法师曾经讲到过,深圳有一家医院能助念。

他马上回家,去找这本书,还真查到这个内容。又马上上网,从网上搜索可以助念的医院,搜出来了:深圳山厦医院。因为我(杨玉山)的手机电话是公开的,就给我打电话。问医院收不收这个病人,说已经没有治疗价值了,要来往生。我说可以。

而此时病人还在广州胸科医院。这家医院本来就在催他出院,他们一旦决定出院,那边就马上办出院手续。病人已经十多天没有使用任何结核药了,高热不退,有幻觉,有广泛性的皮下淤血。血小板,正常是10万到30万,现在就剩六千了,所以常常要输血小板。

在那边,家属要求用结核药,但医生不敢用。医生说,现在用结核药,就相当于拿刀刺患者,不能做。一听说他们要走,马上就给办出院手续。中午出的院,下午就到了我们院。

 

这个人是从广东罗定市来的,先到的珠江医院。2014年,农历正月初八,以腰椎结核入住珠×医院,准备做腰椎结核手术。住院期间用了抗结核药,但马上出现高热。体温到三九度四十度左右,出现血小板减少,广泛皮下淤血,病人经常出现幻觉。

这就出现难题了。

病人本来是要做腰椎结核手术的,不做已经不行了。做手术之前,病人已经查出来,其不但有腰椎结核,还有肺结核。必须要用结核药,才能控制病情,才能做手术。不然的话,会怎样?手术中、手术后会有大量结核菌广泛播散,仅凭常规用药很难控制病情,最后一定出现死亡。

但遇到两个难题:第一条,由于病人肺部有结核,不适合全麻。不全麻的话,做腰椎手术是不行的。局麻不行。局麻为什么不行呢?大手术中,局部麻醉无法保证生命体征。

第二条,手术前要用结核药控制病情,但该病人对结核药物过敏,药物会引起血小板减少。血小板减少的结果就是,全身到处出血,会引起死亡。

由于这两个难题不能解决,广州珠江医院就不能做手术。医院遂给他联系转院,转到广州胸科医院。

广州胸科医院,遇到的问题跟广州珠江医院是一样的,处理思路也一样。他们发现该病人有肺结核,还有严重的肺部合并感染,也不适合做手术。加上查出血小板减少,只有6000。没办法,只有全面停药,并告诉病人家属,你们回家等着吧,大概也就一两周的事情吧。意思很明确,该病人必死无疑,也就剩下一两周的时间了。

家属反复追问,还有哪个医院能治这种病?医生回答:“能治你这个病的医生还没有出生呢”。医生的回答是有根据的,因为广州胸科医院,治疗肺结核的水平跟全世界最先进的水平是基本同步的,世界治疗肺结核的方案也是公开的。

这位医生的说法没毛病,因为他是在省会,是在省级大医院。按照常规思维,像深圳山厦医院,在深圳山厦村,是一家民营医院,谁能想到它有那样的水平?谁能想得到,能治这个病的医生不但已经出生,而且已经快六十岁了?

 

这时候,病人家属一看,在广州胸科医院反正也是等死。所以着手准备后事。从网上找到我们了。上我们网站一查,有这个科:莲花助念科。了解清楚后就给我打的电话。问多少钱,我说,助念是免费的。

病人来了以后,只能躺着,不能坐着,不能站,一坐就头痛得不得了,腰也受不了。只能平躺。我们医院的谢院长在门诊看到这个病人了。谢院长不晓得事情的原委,一看他们来了就要去助念,就对病人的子女说,家有一老,如有一宝,人要孝顺,不能轻易放弃对老人的救治。

但病人的家属对谢院长这一段劝说另有想法,虽然没有说出来,这个疑虑恐怕还是有的。即是说,我们这个病,两家省级大医院都宣告不能治了,你们却这么迫切地劝我们治,是不是想挣我们钱哪?

他们正在交流的过程中,我到门诊,就看到这个病人了。

看到他们是不想治了,我就跟他姑娘和儿子说,你们家里真的缺钱的话,如果治不好,就不要钱。如果治好了,你们再给钱。因为你来是为助念来的。你肯定不赔。好不好?

我说,先检查一下子,做个CT,评估一下。

做了CT之后,我一看大有希望,自己心目中有90%的把握,但我跟他们说的时候就保守了一点。我跟他说,我有80%的可能把你治好。

他们家里人抱头痛哭,就决定让我试。我就安排到胸科——肺结核专科。

进去以后,我们就研究,这个仗怎么打。很快明确了,分三步走。

第一步,就摸索他什么药过敏。过敏的药是引起血小板减少的罪魁祸首。一定先找到这个东西。

为什么把这个明确为第一步?因为抗结核药必须用,不然无法控制结核病情发展。目前来说,一用结核药,病人血小板就急剧下降,这个矛盾必须解决。必须找到结核药当中引起过敏的成分是什么。

这个可以试,我们不怕。因为血小板真的减少了,我们也有能力控制它的并发症。所以决定先把这个事情摆平。

能做这个试验,除了我们有能力控制血小板减少的并发症,我们还有一个能力,就是我们能够控制结核病的病情进展,能够保障它不会泛滥成灾,不会出现不可控的恶果。

有这两个前提,我们就可以大胆地试了。不到第三天,就找到了引起血小板减少的真正的药物,就是利福平。找到这个就好办了,下一步我们用结核药的时候,就先把利福平剔除就行了。

第二步,就是快速控制腰椎结核,包括椎旁脓肿。

我们把脓汁消灭掉,不让它继续产生,已经产生的就让它吸收,用药就能促进吸收。这是为了不让脓汁进入脑脊液。因为脓汁大量进入脑脊液,会引发脑结核,结果就导致高热、惊厥、抽搐、死亡。这是第二场战役。

病人入院第三天,我们进行了腰椎旁穿刺,注入药物。病人第一次打针以后,就感觉特别舒服,感觉自己有救了。第一次打完腰椎针以后,病人就不再发烧了。也没有幻觉了。

我们五天打一针,打到第三针的时候,他基本感觉到他的病好了。

第三步,治疗肺结核,根除病灶。这个是我们的常规疗法了。

在他肺部一共打了六针。到一个半月左右,病人就可以下床活动了。

 

这位病人是2014年3月6号来到山厦医院,没有输过血小板,而且血小板一天比一天高。到6月11号我被抓的时候,三个月多5天,病人行走都完全自由了。

我被抓以后,他们又到深圳市第三人民医院,没有让他住院,就给他开了一年的结核药。

现在三年过去了,你看镜头,老头儿欢蹦乱跳。

这个病人,当初是重症肺结核,合并了严重的肺部感染,加上结核药物引起的血小板严重减少。这个病,不做手术不能好。但是,由于严重的肺部病变,不允许做全麻。不做全麻,手术就做不了。而如果没有大量的结核药跟上的话,手术谁也不敢做,否则就会引起全身结核播散,治疗失控,就会死亡。几种矛盾交错在一起,结成了一个死结。

这个病例的难点在:

第一,腰椎结核,伴椎旁脓肿,合并了脓汁进入脑脊液。他的脓肿已经穿破了脊髓,进入了脑脊液。常规来说,这种病人必须做手术,不做手术肯定死。因为大量脓汁进了脑脊液,必然引起脑结核,结果就是高热、惊厥、抽搐、死亡。

第二,但是,这个手术不能做。因为严重的肺部病变,不允许做全麻。但你要做腰椎手术的话,不做全麻又不行。

第三,假使说能做手术,即使是做了手术,他也活不了。因为做完以后,还得处理他的结核病情,必须用大量的结核药。但这个病人没法用,原因是他对结核药过敏,出现严重的血小板减少。最后全身出血死亡,脑子、肠内、体内各个部位都会出血,必然死亡。

那么,我们的思路就很明确。他住进去以后,第一步,我们先找药物过敏。因为他以前很少吃结核药,只要没有过敏问题,吃这个药对他的病就会很有效。他体内的结核病菌对这个药很敏感,效果就很好。

第二步,就控制脓汁。在椎体边打针,其一是让脓汁吸收,其二是控制结核菌,不让它繁殖,其三,让被破坏的组织,坏死组织,快速修复,骨头、软组织,都烂了嘛,让它修复。

用这种步骤,很快就控制住了。

第三步,是处理肺部问题,做了六次穿刺。这其中也分成三个小步骤:其一,把脓汁咳出来,排出来。其二,控制结核病菌以及其他菌的繁殖。其三,让坏死组织快速修复。

这样,经过一个半月,病人就下地活动了。

到六月十一号,在我们医院,住了三个月零三四天。用我们筛选出的结核药,服了一年。就变成了视频里的状态了。

这个人,住院时64岁,现67岁。是广东省罗定市农民。

 

我拍这个视频的目的在于,我这个官司仍然没有结论,但我不可能去探讨法律。

现在是每天都有病人给我打电话。我现在平台没了,也不可能再行医了。但我作为一个医生,还是要救人。所以要把这个技术展示出来,希望跟国家合作,目的还是治病救人。

我都快六十岁的人了。

这是我最后一次机会。

 

:  彭某明,男,64岁, 2014年2月11日至3月6日在广州胸外科医院住院,病历号137098,外二科,病床号29床。

  评论这张
 
阅读(1355)| 评论(9)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